好久没bb了,随便唠叨唠叨,跟自己聊天,也欢迎有人跟我聊天……不过基本上没指望有小可爱会搭理我。

最近就很忙,也不好讲忙了些什么。生日跟大姨妈一起造访,可以说不愧是亲人,送了我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没睡着超过三小时。

睡得本来也挺晚的。基友们都送了祝福。还有的跟我多聊了几句,有讲不好的事,有讲好的事,谈的都是未来。睡醒了只记得我跟一个说自己害怕新买的电动牙刷的妹子提了建议——她觉得那把牙刷的声音像牙医的电钻,根本不敢把它塞进嘴里。

我跟她说,明天你刷牙之前打电话给我,开免提,我在这头跟你喊“这不是电钻!你清醒一点!这玩意要是能把牙刷掉老板的头早掉了!”

不由得感慨自己病得很重。


梦到高中班上一个姐们儿。她是我好朋友的好朋友,个子很高,真的高,快有一米八。当时高中班上只有我,我基友和她三个女生体育课选篮球。她们俩运动好手,我四肢全废。我们三个人的定位大致上是企鹅猎豹长颈鹿。

最开始她们俩花了一节课时间教会我拍球,对,不是运球,是拍球。如果教不会我这个组合就不是三缺一搓麻,只能玩小猫钓鱼。

但是三缺一搓麻的时候我依然是黑洞。

她脾气还是好,都是嘿嘿嘿笑,没有一蹄子把我流星赶月地踢回南极。

她跟我小学同学有点情感纠葛,具体发生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是知道她还是喜欢那个男孩子的。学校校庆那天那个男生和另一个我不晓得是现任还是暧昧对象的女孩子一起演改编版的白雪公主,他演王子。结尾他单膝下跪对公主唱因为爱情。

长颈鹿最喜欢最喜欢Eason。

台下观众一片起哄声,喧哗的背景里她半捂住脸,忍不住笑出来:“卧槽,我要哭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记得这句话,而且又梦到了。

总觉得她真的不想哭,但是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才能让认识自己的人不要觉得自己会哭。


过久了觉得人生最多的不是大喜大悲,是不尴不尬。

昨天晚上去外面吃了顿烤鱼,吃完在商场转了几圈。看到一个挎包,结实又好看,感觉可以装书,拿起来问了价格(而且问错了,问到隔壁老板头上),老板讲了价之后默默把包放回去。

老板还努力展示,你看这个布料,这个容量,这个拉链。

不,不是我觉得你这包不好,是我穷,你冷静一点。

第二圈快转到人家门口的时候心虚地溜了。

这一点我佩服我妈,她有一种老娘是上帝的底气:就算不给钱,你也要供着我。

又傻又丧,又愁又怂。


其实大家都挺忙的,要么对自己的未来有想法,要么忙得没空想当下以外的事。

我忙归忙,还有空在梦里打怪兽。

真的打怪兽,希波利特星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药推荐我看欧布奥特曼。不由得特别佩服梦里朝怪兽丢飞斧的自己。

现实和梦境相反,没有怪兽,也没有敢打爆怪兽狗头的我。现实里的我还在思考自己学的文史哲这些东西有没有一门能当饭吃的。

不如去b站讲相声,请大家丢几个硬币给我买肉吃。


过生日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因为我只是普通的我,出生日当然也没什么特别的。不会因为过生日而开心,只是开心还有跟我说生日快乐的人。

没有特别的感想,就随便聊聊。没什么特别的想跟我说或者想问我,也不用麻烦。

今年的生日愿望不是世界和平了,范围小一点,祝我生日快乐的人都快乐吧。

评论(19)
热度(7)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