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里泛着亮光的云》



·cp:邱非X乔一帆 无其他副cp

·随手写写小年轻们谈恋爱舒缓一下身心

·大概原著向 点文第二发 @花小开_邱乔中毒文力不足 

【【【正文】】】

“唔——”乔一帆把脑袋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发出含糊的哼唧声。

窗帘拉开了,清澈透明的温暖阳光从窗外洒进来。不过,本该静谧美好的秋日清晨,被屋子里回荡着的锲而不舍的闹铃声毁了个干干净净。

乔一帆的大脑一团混乱。闹铃一响他就醒了,但是却醒得不够彻底,整个人陷在被窝的泥沼里难以自拔,昏昏沉沉。直到门打开关上的声音响起,他反应迟缓的CPU还没有能处理出来这条声音信息的意思。

脚步声由远及近。床微微陷下去发出咯吱声。一双微带凉意的手贴上他的双颊,把他的脸扳正。

“一帆?”

“……”乔一帆眼皮黏在一起睁不开,比磨盘转得还慢的大脑还在磨这条信息。噢,是有人在喊他,是谁呢……谁……

“起床了。”

谁……谁……谁……

好像是……

“……不要。”乔一帆口齿不清,胡乱拍开那双按在自己脸上的手。

“乔一帆。”对方的声音冷下来。

啊,这个声音,应该是邱非嘛……乔一帆的CPU终于满意地计算出结果。

……等等?!邱非!乔一帆猛地坐了起来。他眼睛还没完全睁开,顶着一头乱发,但是脑子里已经随着屋里的闹钟同时警铃大作了。

“邱、邱非,你……”晨跑回来了啊……

那人好像轻轻叹了口气,说了句什么“……果然是……”。还有些东倒西歪的乔一帆被揽入怀抱之中,某人的手指划过他的脸帮他把碎发理顺,一个略带清凉的吻落在他鼻尖,气息吹拂。

“早安。”

“早……安。”


已经带领兴欣拿下一冠的兴欣现任队长,同时也是联盟第一阵鬼,乔一帆,一直以来以其谦和稳重的形象示人,但是全世界只有他的恋人知道,他在有些方面的迷糊简直可以让人大跌眼镜。

要是兴欣的队员们知道他们行事成熟又温柔体贴的队长天天早上赖床、擅长黑暗料理,而且还兼职深度路痴委员会会长的话,大概会把训练室的键盘生生吃下去。

乔一帆的赖床病其实只在假期期间发作,每天早上邱非都要花二十分钟拽着乔一帆的领子把他拖起来,然后晃醒。邱非早上要去晨跑,这样其实是耽误了他的时间。久而久之乔一帆也颇不好意思,最后和邱非商量,假期期间他在邱非去晨跑的时候起床做早饭慰劳对方这段时间的辛苦……呃,简单的煎个鸡蛋烤个面包下个面条他还是会的啦。

当然,起床大业靠他自己是完不成的。邱非也明白这一点,决定这件事之后他打开电脑啪啪啦啦敲了一会儿键盘,告诉乔一帆他买了个闹钟。

然后昨天他们收到了一个快递盒,里面装着……一只红色的直升机。

没错,这是一只直升机闹钟。根据卖家的说法,这只闹钟每天早上会一边响一边起飞,你必须起床抓住它然后把它的螺旋桨拔下来它才会消停。

乔一帆看着邱非:“呃……”邱非你的品味什么时候……

邱非看着手上的直升机,淡淡地说:“闻理帮忙买的。”

“……闻理?”呆。

“嗯,不怎么用淘宝,就直接问他知不知道哪家闹钟比较好。他说帮我买。”

“……”


事实证明,只要你不想起床,任何神奇的闹钟都无法拯救。最后是邱队亲自搬了板凳到衣柜顶上把那只闹钟逮了下来,至于乔一帆……被他赶去洗脸刷牙了。

乔一帆含着满口的薄荷味泡沫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他明显感觉到邱非的无奈,愧疚又深了一层。遇到邱非之前他向来是照顾人的那个,这些年来邱非却硬生生把他惯出一身毛病,他却浑然不知似的,只是觉得自己越来越依赖对方了,实在是不像话。

唔,上次也是……还专门给他做蛋糕来着。

乔一帆陷入沉思之中,甚至没看到镜子里有人靠近。


“想什么呢?”邱非从背后搂住乔一帆。“欸欸——?”乔一帆回过神,猝不及防,偏过头要看他,被人按住脑袋转了回去。“已经刷了十分钟了。”对方语气还是四平八稳的,对他熟悉无比的乔一帆却听出了揶揄的味道,耳尖发红。

“马上就好了。”他含糊地嘟哝,没拿着牙刷的左手象征性地推了几下邱非环在他腰上的手。回应他的是邱非一声笑和又一个早安吻,这次落在他还沾着泡沫的唇角。

“下了面条,要凉了,快一点。”邱非道,放开了乔一帆,转身走了。

乔一帆赶紧吐出嘴里的泡沫,漱口洗杯子,看着镜子里脸上姗姗来迟的红晕,撑着水池哭笑不得。

真是……


他花了两分钟飞快地洗了脸。两个人租的房子没有设餐厅,就在厨房里搭了个小桌子,两人坐在板凳上挨在一起吃饭。乔一帆吃着西红柿鸡蛋面,汤水不知不觉蹭到脸上。邱非抽了张面纸给他擦去。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世邀赛的事情。他们俩自然是在国家队邀请之列,也已经参加了两届世邀赛,只是前些年中国荣耀界处于更新换代的阵痛之中,队员组成很成问题,两次艰辛征程都惜败于总决赛。


“……今年应该还是请叶前辈当领队。”邱非随口道。他手上动作轻柔,像是擦拭花瓣上的尘埃。

“是啊,估计和去年一样,喻前辈也会来当随队顾问的。”乔一帆想到又能见到前辈们,语气微微上扬,明快地回答,“今年可要加油,再不拿冠军就不好意思了。”

“嗯。”邱非柔和了眼神,放下纸巾,继续吃面。


其实,要说乔一帆的迷糊若是被人知道定会让人大跌眼镜,不如说素来性格冷清的邱非对他的温柔早就让嘉世和兴欣的队员闪瞎双眼,只是两人已经习惯,相处起来妥帖自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早就说好今天要出门逛街,吃过早饭洗了碗,两人乔装打扮了一下,就出门了。


这次上街乔一帆有想买的新书,邱非说家里东西不够要去超市采购。邱非还是依着乔一帆,先去买了书,到达超市之后他叫乔一帆去取手推车,替乔一帆去储物柜那边存了包。

超市二楼是卖日用品和食物的区,乔一帆不太会挑,邱非负责买,他负责推车。乔一帆推着手推车,趴在推车扶手上一路跑,起了玩心,听着车轮子哐哐哐响开心得不行。

到了熟食区,邱非看着玻璃窗口里包装好的一盒一盒食物短暂沉吟。

乔一帆趴在推车上百无聊赖。他对着玻璃上的反光发了一会儿呆。玻璃里有模糊的人影:黑色鸭舌帽,柔软清爽的栗色短发,黑框眼镜,墨绿色polo衫搭牛仔裤,和平时打扮风格差了不少,大概是认不出来的吧?他暗自腹诽着。上次出门没认真装扮,被粉丝认出来,硬是被追出了三条街才甩掉人群,还好他是一个人。那场景印象太深刻,简直忘也忘不掉。

他的目光移向身旁的人。黑发青年容貌俊朗干净,穿着一样是走休闲风,黑色卫衣搭牛仔裤,不过看上去却比他挺拔帅气不少,虽说平时看上去冷淡寡言,但对乔一帆而言这点无疑完全不存在。

这样子的邱非,对他迁就那么多,他还是……啊啊,邱非到底有没有不高兴,不敢开口问啊。

虽说邱非没有表达任何不满,对待乔一帆一如既往,但乔一帆就是莫名觉得邱非情绪低落,顿时愈发苦恼起来。


“还是买点牛肉回去——?”邱非拿起一盒食物端详片刻,回头问道。他注意到乔一帆的眼神,愣住了。

“……”乔一帆忙不迭扭过头,“嗯、嗯,好。”

“你怎么了?”邱非一向有什么说什么,眯眼问出来。

“……没,没怎么啦,走了。”乔一帆推着手推车一溜烟跑得风生水起。


邱非莫名其妙。


结了帐出来,去领储物柜里的书,要刷寄存的时候机器吐出来的小票。邱非从口袋里掏出票据递给他,他放在机器底下扫描。

“嘭”地一声,一长条的绿色铁皮储物柜的尽头弹开一个门。

“欸?”乔一帆困惑了一下。

“嗯?”邱非浑不在意的样子。

“呃,觉得好像没有那么偏啊……记错了?”乔一帆小声嘀咕,他大踏步走过去,弯腰拉开那个半开的柜门。


“……”

柜子里没有包。

一个黑色天鹅绒缎面小盒子。


乔一帆瞪大眼睛,大脑瞬间空白。


邱非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走到他身旁,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我说你啊……”

“……啊?”

邱非拿起那个盒子,拉起乔一帆的右手把他拉转过来,让他面对着自己,然后单膝跪下。

盒子“啪”地轻声一响,打开。内里是和盒身一样的黑色绸缎。

不是一般的求婚会用的钻戒。是一枚较宽的银色指环,上面镶嵌着一块深蓝色玛瑙,犹如夜空一样,闪烁着点点璀璨的星光。

邱非没有说“我爱你”或者“愿意嫁给我吗”这样既定的台词,他只是直视着乔一帆的眼睛,简短地问:

“可以吗?”

以后成为共度一生的人,绑定在我的身边,风雨同行,再也不分开,可以吗?

他的眼里闪烁着坚定的神采,就像他以往那样,没有人能怀疑他的承诺。

性格清冷疏远的青年从来不会说甜言蜜语,但在恋人的耳朵里这三个字大概是一万遍我爱你也无法与之匹敌的温柔郑重。

这是接下来大半生的邀请和托付。


乔一帆的心里一股温热的潮水汹涌而来,心脏被冲击得砰砰跳动快要跳出胸口。

他听到自己说:

“好。”


虽说这个角落有柜子遮挡,现在存包的人也很少,但防止引人注意,乔一帆还是赶紧把邱非拉了起来。邱非没有马上让乔一帆戴上戒指,却先让乔一帆看内侧的刻字。

Q&Q

“一开始是想买钻戒,但是觉得不合适,也不知道买什么样的好。”邱非解释。

“……所以你又问了……”闻理是吧。乔一帆蓦然想笑,拼命忍住。

“……问了。”邱非承认,“他推荐了牌子,我挑的。”他拉着乔一帆的手,把指环套上去,刚刚好。“稍微有一点冒险。”不过看样子很值得。

“很漂亮。”乔一帆是真心这么想的,他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戒指,甚至有些舍不得戴上。

“要凭身份证领取,一人一只。”邱非看着乔一帆。

“……”乔一帆愣了愣,反应过来,憋笑憋得肩膀颤抖,把头装模作样别了过去。


“……”邱非默默盯着他。

“好……好啦,你起码告诉我牌子吧?”乔一帆笑够了,声音还有点抖。


邱非当初为了求婚确实是下了一番功夫。

乔一帆不知道的事有很多。

黑发青年做完蛋糕之后对着蛋糕举棋不定,最后还是把其中一个掰开,拿出戒指。他实在是对乔一帆不放心,这人要是真的吃下去或者咯到牙那就没意思了。他把掰碎的蛋糕丢进垃圾桶,端着剩下的去了卧室。

大清早的一身运动服的某人在门口玄关蹲了半晌,看着直升机飞进飞出,屋里的家伙一点动静没有,只好叹了口气进去把人喊醒赶进卫生间。他踩着椅子从衣柜上把飞机抓下来,拔掉螺旋桨,螺旋桨下面牵出一根细线,底端坠着一个不断旋转亮闪闪的指环。他捏着指环看了两眼,塞进口袋。

一个小时之前,他站在储物柜面前犹豫片刻,取了第二张票。


邱非握紧了乔一帆的手,指环硬硬地贴在掌心,银和玛瑙逐渐染上体温。

接下来,就是他等待他的戒指了。


“走吧,回家了。”他说。

“嗯。”


-END-


【【【一些解释】】】

没点题 标题是什么意思大家意会一下(……滚)

关于闹钟 那是我同学的表哥买的 他倒是起了但是为了抓住闹钟花了一点时间

(今天全程没出场的闻理副队长也在关怀着队长的终身幸福)

关于戒指 长这样



确实是订做刻字款 不过那个一人一生只能凭身份证买一个的设定是另外一个珠宝品牌……

期待下一次与你们的相遇。

评论(15)
热度(61)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