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

·cp:魏琛X喻文州 两句话黄沐 无其他副cp

·原著向ABO 老魏A文州O 筹备结婚梗

·点文第三发  @寒朝YQZ 


【【【正文】】】


(1)

魏琛蹲在露天阳台上抽烟,头顶一片星空璀璨。他有点愁。

背后落地玻璃门开着,穿堂风隐隐约约吹来对话声。

熟悉的声音,温润谦和、慢条斯理。


“嗯……好的,谢谢……谢谢,嫂子一起?欢迎呀……”


魏琛把烟头摁在栏杆上碾灭了丢进垃圾桶,拍拍手,进门。餐厅大长桌上堆满了各种复印文件,还有一堆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请柬。有个人坐在长桌这一头,手旁摆着笔记本电脑。他刚刚把手机放下,抬头看他一眼,笑:“明华同意了,他说婚礼带嫂子他们一起过来。”

“……嗯。”魏琛哼了一声,走到桌边拉开椅子,坐在喻文州对面。

“……嗯?”喻文州正拿着一沓纸哗啦啦翻着,似乎是感觉出他哪里不对,有点意外地抬眸看他。

魏琛努力调整面部表情试图摆出一个正经又诚恳的表情,后来放弃了:“文州啊,跟你商量个事儿。”

“怎么了?”喻文州挑眉,放下手里的东西。

“……”魏琛一脸沉痛:“别让老叶当伴郎。”

“……”


(2)

《XX首页史上最全结婚流程安排表》

一,婚礼筹备计划 

1.1.决定婚礼日期、地点、仪式及婚宴方式

1.2.确定婚礼预算

1.3.草拟客人名单

1.4.召集好朋友讨论婚礼计划

1.5.确定伴郎、伴娘

1.6.确定主婚人、证婚人

1.7.成立婚礼筹备组

1.7.1.召开kick-off项目启动会

1.7.2.制定婚礼项目计划书

1.7.3.明确筹备组分工


(3)

喻文州退役之后没接受冯主席的邀请,留在G市加入了蓝雨俱乐部的管理部门。

记者招待会那天,蓝雨队长,也是联盟里迄今为止唯一一个omega队长,在镜头里的样子一如往昔,谈吐温文尔雅,眼神却散发着十年一日的坚定沉稳的光芒。

“……嗯,是的,以我现在的状态,还可以再待一阵子,嗯,不过大家都看了我十几年了,也快烦了吧?我想我是时候退出了,给蓝雨一个更崭新的未来。”那人微笑着打趣道:“少天他们都不在,也确实有点孤单呢。”

“我完全信任各位。没有我的蓝雨可以很好,可以更好。”

“蓝雨还有很多很多个夏天。”


“我?我个人最近的计划吗?我会留在蓝雨俱乐部。是的,不会离开G市,是跟家庭有关,父母不希望我走太远,而且最近也有一些事……啊,不用担心,人生大事我会和大家分享的,谢谢各位。”

“再见。”


晚上老蓝雨的诸位齐聚一堂海底捞,欢迎他们的队长终于施施然走下神坛加入中老年人的队伍。

徐景熙和卢瀚文两个小年轻浑水摸鱼,黄少点名他们不许喝酒,美名其曰在役选手不能喝,实际上是拜托两位散席时送送醉鬼。


开着冷气的包间里雾气氤氲。当年黄少天退役的时候一帮人喝到哭得稀里哗啦,今年的气氛却欢乐了不少。喻文州好像天生眉眼间描画着举重若轻,举着酒杯微微弯了眼角说多谢,退役到了他这里也成了久别重逢不见惆怅只有释然欣喜。


“……哈哈哈哈哈,队长你当年来蓝雨的时候居然坐过站差点迷路?”黄少天还没吃多少就喝得上了头,笑点降到海平面下,随便听到一句话就拿着筷子敲碗狂笑,根本停不下来。

“嗯,是啊。”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涮菜,放进卢瀚文碗里:“幸好找到了。”

“哈哈哈哈我要把这件事晒到论坛上去哈哈哈哈队长你以前居然是个路痴哈哈哈……”

“少天,不要扔掉秋葵。”

“卧槽不要啊沐橙昨天才逼着我吃了一盘子队长你不能这么对我!海底捞还有秋葵这不科学队长不会是你专门点的吧?!”

“呵呵。”喻文州笑眯眯,把涮好的秋葵放进黄少天碗里,轻描淡写:“吃。”

“……”现任电竞频道金牌解说员黄少天无语凝噎。

“讲真,黄少,求你别放闪光弹了,压力山大。都几年了,什么时候把事儿办了吧。”郑轩揉太阳穴,表示这里有一只真单身狗。

“羡慕了吧你们退役都多久了还找不到对象……”黄少天眉飞色舞满脸写着欠揍,“我急什么沐橙她现在还没定在哪边等安顿了再讲嘛,再说要论久哪里轮得到我们啊魏老大和队长还没办呢是吧队长,队长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办啊哈哈哈……”

“年底。”喻文州埋头玩着手机,平静回答。

“……”


满桌寂静。登时包间里只剩下火锅突突突的声音。

本来满脸调侃的黄少天僵在原地,下巴脱臼。

“怎么了?”喻文州放眼望向一桌震惊的人,居然略带诧异地反问他们。

“……队长你认真的?!”郑轩汗颜,“年、年年年底?”

“嗯。”喻文州语气平淡随意,就好像说他刚刚发现了一个洗发水牌子不错推荐给他们:“其实不确定啦,还没有预定饭店,一般来说是要提前一年,半年筹备也有点仓促……”

“不不不打住!队长队长队长你要跟魏老大结婚了我勒个去?!”黄少天找回了语言功能,拽住喻文州的胳膊使劲晃。

“……”喻文州把手机摊在他眼前,屏幕上是微博页面。


@喻文州V:^ ^已经扯了。//@叶修V:唷,文州终于退役了啊,可喜可贺。最近有事要办?什么事?是终于感觉生孩子有点迟了,打算扯证了?//@蓝雨俱乐部官方微博V:蓝雨队长喻文州卸任,谢谢喻队多年来与蓝雨风雨同舟!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记者招待会视频。


血淋淋的首页。


(4)

G市婚礼风俗太繁复,不适合新时代的年轻人,两边家长沟通过决定一切从简,适当保留,基本交给两个主角自己决定。

说是这样说,喻文州才是那个包办决策权的人。魏琛当然没意见,他巴不得只要跑腿就好。这人曾经在群里得意洋洋地炫耀“媳妇儿能干太省心没办法”,然后被一顿狂喷踢出群,最后还是“他媳妇儿”上线把他拉回群里接着挨喷的。

结婚看上去简单,真正着手做起来才知道是个不亚于盖房子的大工程。光是确认预算日期地点仪式就足够两个人忙得焦头烂额,接着就要决定证婚人主婚人伴郎伴娘宾客名单,按G市风俗新房安床仪式还得找一个“家庭美满父母健在有个儿子”的男人来帮忙。

虽说和他们熟悉的人基本都退役了有些年,但满足这个标准的,真不多。魏琛退圈早,跟他同时期的早人影都没了。他瞪着眼想了半天未果,憋屈地提议要不找个亲戚,喻文州沉吟片刻,从一堆红红火火的请柬里抽身而出,打了个电话给方明华。

“有儿子?”魏琛摸下巴,他回忆起来好像喻文州是给他看过朋友圈里的小孩照片,不过那不是个姑娘吗?

“刚生了二胎。”喻文州答。

“……”


喻文州打电话跟苏沐橙楚云秀她们确定了去看礼服的时间之后才去洗澡,洗完澡套了睡衣出来,被魏琛直接压在沙发上。

魏琛掀开他衣服下摆摸进去,粗糙带茧的手指有点凉,喻文州颤了一下。

“明天要和沐橙她们看礼服。”喻文州搂住魏琛脖子,在亲吻间隙微喘着说,omega信息素味道在房间里弥漫开来。他的味道很特别,不像别的omega那么甜,有点凉凉的薄荷糖的味道。

魏琛烦得要死,看着喻文州那张无辜的脸又没脾气,他埋在喻文州脖颈上狠狠咬了一口:“就做一次。老夫快憋死了。”


肉体叠加摩擦缠绵喘息低语。房间里的味道像潮汐一样来来去去。

完事之后魏琛把喻文州抱回床上,喻文州断电之前隐隐约约听到魏琛说话。

“哪儿那么多破事儿……还真做不了吗……睡你的……”


喻文州在梦里看到了一个少年。他的梦灰蒙蒙的,天空飘着雨丝。


十五岁的喻文州没打伞独自拖着箱子从公车站一路慢吞吞走过来。蓝雨门口有个形同虚设的公告牌,贴的是去年的旧海报,他突然改变主意停下来看,看完了以后拖着箱子继续走。抬头看见大门口站着个年轻男人。

“小鬼……你是来参加训练营的?”

喻文州点头,没说话。他拎起箱子,有点吃力地歪着身子登上台阶。对方好像有点纠结,挠了挠头,快步走下来帮他把箱子搬上来。

“谢谢前辈。”


喻文州站在远处看着那个少年。

还有魏琛。

稍微有些感慨。


这个梦画面切换得很快,走马灯一样闪个不停。喻文州看着自己稚嫩的脸庞逐渐成熟,个子一点点拔高。

魏琛始终都没变,却好像一直在抽烟。


哪怕时至今日喻文州也不太好给自己对魏琛的感情下一个完全的定义。

遥望的标杆,追逐的对象,老队长,暗恋对象,对手,爱人。

训练营的日子里喻文州沉寂无闻,没有人对他留下什么鲜明的印象,但他却对这段时光记得非常清楚。

那几年时间里他花了多少心思琢磨魏琛的战术思维,又是花了多少心思通过魏琛加深对术士这个职业的理解,只有他自己知道。

喻文州对魏琛有种特殊的直觉。战斗风格和战术思维是两码事,揭掉所有所谓猥琐、不择手段的打法风格的标签,即便彼时的喻文州还没有之后的战术头脑,他也能感觉得到,魏琛每一次行动背后都有鲜明的意图指向。

潜伏的锋刃,对战局节奏的把控有条不紊收放自如。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注视着索克萨尔的身影,能感受到冻结的冰层下面热血沸腾。

追逐、揣度、洞悉。他锲而不舍地摸索着。这样的习惯甚至带到了场下。

无论起因是什么,除了魏琛,喻文州再也没有这样关注这样琢磨过一个人。


画面里的喻文州翻开笔记本,里面有一页空白干干净净,只写了串数字。

这个号码他很早以前就记熟了,却没有跟蓝雨的任何人讲,包括黄少天。当年魏琛不告而别,黄少天最难过,甚至把气撒在喻文州头上——毕竟彼时他们关系没有那么好,黄少天又是个真性情的人。

喻文州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也没说他其实是唯一一个给魏琛送别的人。


(5)

仔细想想,魏琛的离开是有预兆的。几天之前方世镜找他说了一席关于蓝雨的未来的话,也询问了他将来的打算,独独没有提到魏琛。喻文州很聪明,方世镜不提,他就没有问——但他没有想到魏琛会一言不发一走了之。

以往训练室晚上要锁门,他进不去,后来他的实力得到认可,方世镜做主给了他钥匙,他就开始了他的熬夜生涯。那天恰巧熬得迟了点,他趴在桌上睡着了,耳朵里传来的鼠标点击声把他从浅眠中唤醒。

他抬头,迷茫地对上魏琛略有些尴尬的目光。魏琛往后退几步,清了清嗓子,又卡住,似乎不知道该讲什么。他眯眼,借着电脑屏幕的光,视线游移一番后落在魏琛拎着的包上,倏然什么都明白了。他站起身,喉咙有些干涩,说:“我送你。”


魏琛没拒绝。他大概也没什么好拒绝的。喻文州能送他到哪儿呢?千里相送的情意也终将一别,更何况是他们俩。喻文州到了大门口就自觉停下脚步,目送那个男人离去。

夜空里飘着零星的雨,莫名让喻文州想起自己当初来到蓝雨时也是这样细细的小雨。魏琛却是连个箱子都没带,没给喻文州帮他提箱子的机会,拎了个包潇潇洒洒地就走了。

喻文州走出大门,站在台阶上,顺着路望着那个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脏蓦然一紧,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队长”。

这一声有点别扭。蓝雨不像微草规矩比较多,队长带头一个没规矩,小朋友们以黄少天为首和魏琛嘻嘻哈哈天天打嘴炮,没人正儿八经喊过队长。

但喻文州却知道自己这一句队长发自内心。

魏琛大概是他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队长了。


魏琛停下脚步。


深紫色的夜幕下笔直的大路通向远方,两旁路灯高高地立起来洒下清辉,照亮那个人背影的轮廓。他没说话,背对着喻文州,遥遥地抬起手摆了摆。

男人把包甩到肩上,迈开腿,浓黑色的影子长长地拖曳在地上,潇潇洒洒。

他就像武侠小说里那个落拓的剑客,故事的结局孑然一身走进大雪纷飞。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他再也没有回头。


喻文州又一次奇迹般地理解了魏琛。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忽然注意到自己居然抓着那支原子笔就出来了。他看看手上的笔,盖上笔盖揣进口袋,转身走进蓝雨的大门。

背道而驰。


(6)

喻文州后来费尽周折查找到魏琛的联系方式和大致住址,但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去找过魏琛,只是让那个号码连同对那个人的回忆和自己的私心都静静躺在联系人那一栏的角落里,偶尔翻出来弹掉灰仔细地看看,再搁回原处。

他相信这是对魏琛真正的尊重和最好的成全。他能做的,应该是带领蓝雨走上巅峰,他至少要向魏琛证明所有的放弃和割舍都值得。


喻文州从梦里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魏琛的脸。那人闭眼沉睡着,胳膊搭在喻文州腰上。屋里一片昏暗沉寂,只有钟的指针滴滴答答地走着。

他想起之前魏琛跟他提的条件:伴郎不准找叶修,司仪不准找黄少天。

那就司仪叶修伴郎黄少天好了。他思忖着。至少他想请叶修说两句,哪怕那家伙说不出什么好的。

毕竟如果不是叶修,他们两个没那么容易再次相遇。


(7)

二,婚礼前准备

2.1.与婚礼的所有项目干系人沟通

2.1.1.就婚礼筹备计划和进展与父母沟通

2.1.2.发喜贴给亲友

2.1.3.电话通知外地亲友

2.1.4.网上发布结婚通知

2.1.5.再次确认主、证婚人

2.1.6.及时反馈亲友受邀信息

2.1.7.对于重要亲友再次确认

2.2.结婚物品采购

2.2.1.新家布置用品

2.2.1.1.家电、家具

2.2.1.2.床上用品

2.2.1.3.彩色气球

2.2.1.4.彩灯(冷光)

2.2.1.5.纱

2.2.1.6.蜡烛

2.2.1.7.胶布

2.2.1.8.插线板

2.2.1.9.其他物品

2.2.2.婚礼用品订购

2.2.2.1.新郎新娘婚纱礼服

2.2.2.2.结婚戒指

2.2.2.3.新娘化妆品

2.2.2.4.喜贴、红包、喜字

2.2.2.5.彩带、拉花、喷物

2.2.2.6.烟、酒、饮料

2.2.2.7.糖、花生、瓜子、茶叶

2.2.2.8.录像带、胶卷

2.2.2.9.预定鲜花

2.2.2.10.预定蛋糕

2.2.2.11.水果

2.2.2.12.蜡烛


(8)

苏沐橙楚云秀提着白色礼服裙摆飘然而过,仙女似的。黄少天今天直播没跟过来,不然肯定啪啪啪给自家女朋友拼命鼓掌附带一串热情洋溢的赞美。

魏琛坐在布艺沙发上一脸木然地想幸好那小子没来。


这人一副完全没有审美细胞自我放弃的样子,苏沐橙他们穿什么都说好,苏沐橙挑了件西装把喻文州推进试衣间出来他瞄一眼加个字说挺好。

苏沐橙回味了一下魏琛的态度,和楚云秀齐齐摇头,一脸同情看着喻文州。人乐了,笑说挺好呀我也觉得挺好的。楚云秀头疼,说算了算了文州我还是觉得你白西装好看,再去试两件。


魏琛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想起世邀赛总决赛中国队夺冠那晚。

陈果情怀泛滥,拉着他们到兴欣网吧楼上包间里看决赛,夺冠的时候老板娘又带头眼泪泛滥趴在唐柔肩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乔一帆他们讨论着刚刚的比赛,都是兴奋无比的样子。那时魏琛却盯着屏幕发了呆。

电视上实时转播,颁奖仪式之后,中国队代表上台发表获奖感言。

黑发青年走上台,略欠身与邀请赛主办方负责人握手致谢。他一身黑色西装,身材挺拔,站在鲜花簇拥的演讲台后,扶了扶话筒,开始讲话。

聚光灯下,青年的每一个神情的变化都细致入微地展示出来。微笑,垂眼,唇角略一向下抿,再抬头直视镜头。

喻文州就是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只有真正看到他的人才知道,这人脸上的笑容无论多么温如阳春三月,性子却是不轻易融化的冰山、笃定淡然到可恶的地步。


那天晚上大半夜的他接到了喻文州的电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那个声音就是用这样温吞平淡的语气对他说:

“嗯,我喜欢你。”


(9)

“多谢前辈指教。”

那么多年前的下午,那个少年摘下耳机,站起身,椅子推开时和地面摩擦发出声音。

半拉开窗帘的窗户透进夕阳,他望向魏琛时眼睛里浮动着一点金色的光影,温润如水,却又锋芒毕露。

魏琛对喻文州的关注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魏琛要退役,说实话,确实跟喻文州有关系,但不是什么受打击。以他的节操余额,就算输给了手残丢了脸面,也不至于撒腿就跑放弃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真要那样还算个男人?怎么不怂死算了?

是,他输给了喻文州,而且当他注视着那个少年坦荡干净的眼眸,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真正输在哪里。

比赛有输有赢,他真正败给喻文州的地方是他的动摇。他开始质疑自己,而喻文州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终有一天会赢。

介意吗?他当然介意。男人意气大概没那么容易放得下输赢,不然多年后叶修指出他还在耿耿于怀他也不会难以反驳。但是——魏琛本质上是个清醒而敏锐的人,他清楚地意识到此时发生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蓝雨不再需要他了,不再需要一个连自己都无法信任自己的队长。更重要的是,他几乎是瞬间确定了喻文州是可以代替他带领蓝雨登上巅峰的人,但以他在队里的权威和地位,如果不能及时而干脆地让位,就会让蓝雨在新旧交替期出现严重的问题。

所以,离开训练室之后,魏琛对方世镜说了那些话。他没有一丝犹豫地放弃了自己的未来,选择了蓝雨的未来,手起刀下干净利落。


那个夜里他拎着包一个人从宿舍楼沿着走廊和楼梯走下来。

也许他还是特别眷恋的,突然就想起来今晚没查房,不知道黄少天这小子不着调的有没有又踢了被子,还有他隔壁那个……喻文州。

持续关注了喻文州一段时间,他对这个人的情绪复杂起来。喻文州的才华、坚持,还有他自叹弗如的坦然心境,他全部都看到了。惊艳、赞叹、小小的佩服,还有点被这人身上的琢磨不透悄然吸引。

只是看一眼,他对自己说,拐了个弯去了黄少天的宿舍。

那小子睡得稀里哗啦,抱着被子哼哼唧唧。但魏琛注意的不是这个——隔壁宿舍里空了一张床。他愣了,想也没想掉头就走,一路冲到训练室门口看见半开的门透出的光他才反应过来。

这是哪门子屁事儿。

他拎着包站在门前骑虎难下,略猥琐地探头看。

有个趴在电脑前的人影。

睡着了?

他蹑手蹑脚地进了门,只见那人安安静静地趴着,胳膊底下压着一本本子,手里握笔。

屏幕还亮着,看样子刚刚睡着。

魏琛注意力被屏幕上的文件夹吸引了去——里面满满的视频和文本。

这个文件夹的标注是索克萨尔,魏琛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每个文件下面标注的都是日期——索克萨尔的每一场正式比赛日期,还有对应文本。他不由自主握住鼠标,在上面游移了半天,还是没点开任何一个,点后退,大文件夹,名字是蓝雨,里面一系列小文件夹,全是蓝雨的账号卡。魏琛突然懂了,握着鼠标的手不动,没再点后退。他低头看向喻文州,心情复杂。

比起同龄人稍显瘦弱的少年在电脑屏幕的映照下,在黑暗中微微发光。他的笔记本露出半面,魏琛看上面的字迹熟悉,俯身过去,骤然意识到上面写了五六个“魏琛”。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看过自己的名字,看起来有些陌生。他忽然闻到一股清冷的香气,不太甜,乍一闻还有点冻鼻子,他心突然慌起来,飞快跳动。他猛地直起身,握着鼠标飞快把窗口退回原来的状态赶紧提包走人。趴在桌上那人却轻轻哼了声,醒了。

魏琛头皮一麻,他对上喻文州迷蒙的目光,下意识把鼠标甩出去往后退了一步,做贼心虚此地无银三百两。喻文州眼睛逐渐恢复了清明。他看向魏琛手里的包,眼神变化。

魏琛有点想死,好不容易他觉得自己有点英雄气概了,被这辈子最不想的人撞破。

如果是黄少天或者别的小鬼,他大概就实话实说了,然后上去豪爽地拍拍对方的肩膀,说句都是大老爷们儿怕什么相忘于江湖……呃,后半句他大概说不出来。

可现在他面前的是喻文州,慢慢撑着桌子站起来目不转睛看着他的人是喻文州。他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那些快刀斩乱麻强迫自己收拾掉的情绪又若隐若现。

喻文州垂眼,简单地说:“我送你。”

省略了所有的客套、解释,水到渠成。

魏琛无言以对,他闻着鼻尖萦绕不去的味道悄悄握拳。


后来的事没什么好说的。他运气差得要死,走的时候天上下雨他还没带伞。他头发和衣服都濡湿了,浑身上下的毛孔都有种黏黏糊糊的寒意。喻文州在后面远远地喊了一句队长,他背对着抬手晃了晃,权作告别。

只是他没想到,在那么长一段时间之后,在他默默注视着索克萨尔和背后操作者那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还可以遇到喻文州,然后听对方亲口说一次喜欢。


(10)

那天喻文州跟魏琛被两个姑娘折腾得死去活来。苏沐橙和楚云秀玩心大发给喻文州拍了几张照片发到微博上留言“男神婚礼不知道穿哪身啦大家帮忙挑吧”,又是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至于魏琛,客观上来讲这人长相也不差,只是自带中年人猥琐颓废气息,穿正装怎么看都别扭,遭到了嫌弃。

他也无所谓,反正跟他结婚那个不嫌弃就行。


中午请两个姑娘吃过饭之后交付给黄少天带着在G市到处逛逛,两人回家。喻文州躺在魏琛腿上睡了个午觉,中途魏琛的妈打了个电话过来问下周周末回不回来吃饭,把他吵醒了。这人起身懒懒地窝在魏琛怀里接电话,还是脾气很好,跟长辈讲话礼貌又讨喜,虽然说了下周没空回去,还是哄得魏妈高高兴兴。

魏琛听着自己亲妈嫌弃自己表扬儿媳,闲着没事把喻文州头发揉得乱七八糟,那人讲白话,大概是因为刚睡醒,声音有点软还带着鼻音,伸手拍他捣乱的爪子动作也很轻,被他握住手腕就随他去,对着电话里一阵嗯嗯啊啊好的妈知道了妈才挂电话。

他刚挂电话魏琛就抱着他在他脸上亲了两口。

“……?”

“没。”魏琛嘿嘿嘿笑,猥琐得不忍直视。

“……噗。”喻文州笑出声。


“文州啊……”魏琛静了没多大一会儿,说,“其实结个婚不用搞那么复杂。”

“嗯。”喻文州头抵着他肩膀拿手机按按按,“我知道。”


结婚真的有一大堆事,喻文州还没请假,说是准备婚礼这种事就算准假他也不好意思请。他整天手机电脑,尤其是手机,掂在手里捂得发烫。最后忙到年尾还真的没办成。

过年的时候喻文州去魏琛家。魏琛家不在G市市区,在一个小县城,亲戚多得吓人,尤其是知道喜讯有点联系的都过来凑热闹。迎来送往,魏琛觉得自己一把老骨头都快被折腾散架了,亏得喻文州居然游刃有余。

魏琛被家里的一窝蜂的熊孩子烦得不行不行,撒了一把糖把他们统统轰走,忍无可忍地去找喻文州,然后看见自己对象在一群亲戚中间运筹帷幄地……打麻将。

那人面带微笑地听着一群七大姑八大姨叨叨,手上行云流水,摸、看、抛、推,手指白皙修长,动作好看得不得了。魏琛探头看了两眼,发觉这人战术大师的本事这会儿都使在麻将上了。坐他上家的魏妈赢了好几把,开心得不得了。


喻文州注意到他过来,斜眼含笑瞥他:“你来?”

魏琛眼神卒。

喻文州抿唇忍俊不禁,若无其事地继续麻将。


(11)

2.5.布置新房

2.5.1.请清洁公司彻底打扫新房

2.5.2.布置新房

2.6.确定婚礼主持人

2.6.1.就婚礼当天计划与设想与之沟通

2.7.婚宴预约

2.7.1.估计来宾人数

2.7.2.估计酒席数量

2.7.3.选择婚宴地点

2.7.4.确认酒席菜单、价格

2.7.5.确认婚宴现场的音响效果

2.7.6.与酒店协调婚宴布置等细节

2.7.7.预定酒席

2.8.婚礼化妆预约

2.8.1.选择化妆地点

2.8.2.与发型师、化妆师沟通

2.8.3.确认婚礼当天的造型

2.8.4.预约化妆具体时间

2.9.婚庆车辆预约

2.9.1.确定婚车数量

2.9.2.选定婚车司机

2.9.3.预约扎彩车时间地点

2.9.4.确定婚礼当天婚车行进路线及所需时间

2.9.5.预约婚车

2.10.婚庆影像预约

2.10.1.确定摄影摄像数量

2.10.2.选定婚礼当天摄影摄像人员

2.10.3.安排摄影摄像分工

2.10.4.准备摄像器材

2.10.5.预约摄影摄像

2.11.其他

2.11.1.调换崭新钞票

2.11.2.为远道而来的亲友准备客房


(12)

晚上躺床上魏琛搂着喻文州手又不老实,这次实实在在被拍开了。

“爸妈在隔壁。”喻文州叹气。

“你发情期没事?”

“不要紧,吃了抑制剂了。”

“……那你要老夫有什么用?”魏琛直翻白眼。

“……”喻文州啼笑皆非,翻了个身对着魏琛侧卧,枕着他的手臂。魏琛把人往怀里圈了圈。

“我没事,有点累,但是没关系。”喻文州微微勾唇,“很开心。”

这次轮到魏琛说不出话了,悻悻地看着这个快成精的家伙。


喻文州凑过去在他脸侧亲了一下:“睡吧,真没事。”


他们分离过,远隔过,喻文州默默追赶魏琛时他不曾回头,魏琛注意到喻文州时他们俩已南辕北辙,“喜欢”与“相遇”恰好擦肩而过。好在世上还有一种东西叫重逢,把恰好错过的再拼回原来的位置。

有了它一切都没有关系。

任他百转千回呢。


-END-



我知道ABO就是为了写肉而生的 不写肉的ABO都是耍流氓 对不起我耍了流氓(……) 


评论(39)
热度(158)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