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孙翔x喻文州 无其他副cp

现实向AU 校园背景 壮士干了这碗有毒的安利吧(x)

前文→(1)(2) 


星期天一大清早的,孙翔站在喻文州家门口,看着泛白破边的旧对联,有点像在做梦。他叮叮咚咚按门铃,觉得手指跟脆萝卜似的,能嘎嘣掰下来直接吃了。

喻文州抱着一只狗来给孙翔开门。他穿着居家的灰色厚帽衫,仍然戴着黑色的口罩,遮住半张脸,露出一双安安静静的眼睛,看到孙翔的时候眉眼弯成熟悉的弧度,像往水里投了一块石头泛起涟漪。

上帝大概是脑子抽了会在这个少年的臂弯里放只杂毛串串。

串儿一张脸上混了八国血统,混得四分五裂。它龇牙咧嘴呼哧两声,脑袋极其大爷地搁在喻文州小臂上,翻着白眼瞥向孙翔。

孙翔看着那条丑得天赋异禀的白眼狗脱口而出:“我靠!”

这尼玛不是他喂了七年的那只吗?!

喻文州:“……?”


孙翔昨晚吃完方便面回屋看到江波涛的短信,随指引进他QQ空间。江波涛转发了黄少天发的一条说说,大意是他同学捡到一条受伤的流浪狗刚刚送到医院治疗过领回家,目前还在联系流浪动物收容站中,可家里老人对宠物过敏,马上要回来了,所以求个地方暂时收留。

江波涛说我记得你说你养过狗的啊,方不方便?

孙翔小时候确实养过狗,德牧,陪了他两年多,被人偷走了。他跟那条狗感情很好,嘴上不提,但暗自为这事伤心很久,连街上流浪狗都会找机会喂一喂。碰上这种事情,孙翔当然是一口答应,爽快地去小窗黄少天。

黄少天还是老样子,刷屏刷起来比打嘴炮还狠。孙翔盯着手机屏幕忍了很久没跟他约第二架,把手机放下去上了个厕所。上完厕所回来,刷屏终于停止了。最后几句话吊在屏幕上——

“那就这么说定了哈!!!明天早上我们班长带狗到你家去!!!快给地址!!!!”

孙翔懵了两秒。他打字:“不是说你同学——”打了半句,顿了顿,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删掉。

黄少天的同学。呵呵哒。

孙翔破天荒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傻逼。

他向后仰躺,倒在床上发了会儿呆,一骨碌爬起来跳下床,拉开房间的门朝外望,楼下灯还亮着,依稀能听到搓麻将的声音。他脸色不好,甩上门,背靠着门板,拿出手机,给黄少天发消息过去。

“我去他家。”

从黄少天那里要了地址之后他就罔顾对方的连珠炮追问,用力地按了退出键关了QQ。

什么为什么,反正他就是不想让喻文州到他家来,不行吗,烦人。


“为什么阿姨不让你带它回家?”听完孙翔的解释,喻文州问。

“……我妈嫌它丑。”孙翔不情不愿地回答。其实不仅如此,他曾经把这狗带回家,奈何这条串串脾气差得就跟变态辣版串串香一样,除了孙翔谁也不搭理,硬是把王母娘娘惹毛了,扫地出门。

喻文州低头,肩膀微颤。

“……想笑就笑!反正它本来就长得丑。”孙翔脸色阴郁。他话音未落,串串朝他汪汪汪汪,喻文州噗嗤真的笑开了。

“你真笑?!”孙翔炸毛,“有什么好笑的?!!”

“……咳咳。”喻文州掩饰地咳了两声,眼角眉梢分明还压着笑意。“那,你还能带它回去?阿姨不会生气?”

“有什么不能的,切。”孙翔不假思索。大不了把这条狗在屋里藏几天,反正他妈从来不给他收拾房间。“你赶快给我!我早饭还没吃!饿死了!”撒谎,刚吃了个大包子。

“好……”喻文州往前走了两步,身体略前倾,胳膊伸出:“小心,伤在左前腿上。”

“啰嗦。”孙翔嘟哝,动作笨拙地从喻文州怀里把串串抱出来。两个人贴得太近,姿势像是拥抱。他歪头避过喻文州脸侧,瞥到对方黑色口罩后面一抹雪白的耳根和脖颈,皮肤上还染了一层淡淡的粉红,不知是不是刚才憋笑憋得太用力。

孙翔好像看到什么不该看的,骤然有点不自在,手下猛地一收把狗抱过来,碰到狗缠着绷带的前腿,串串愤怒地嗷。

“闭嘴!”

“汪!”

人狗大战读条中。哔哔哔哔。


“麻烦你了。”喻文州淡定地忽略了眼前的鸡飞狗跳,真不愧是黄少天的青梅竹马,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我奶奶今天中午就要出院……其实要是在以前的家,能在院子里给它搭个窝,就不用麻烦你,但是现在没办法,我会快点联络收容处。”

“你以前不住这儿?”对了,孙翔他自己就是这条街上长大的,怎么会一次都没见过喻文州。

“嗯,刚搬过来不久。”喻文州轻描淡写,“爸妈在外地,离学校远照顾老人不方便。”


孙翔抱着串串回家的时候不自觉地哼起歌来。

他发现自己一点都不讨厌笑点很低的喻文州。

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却是鲜活明亮的。


为了不让王母娘娘发现,孙翔经历了千辛万苦才把串串香弄回自己的房间。周一上学后,他得意地把自己如何身轻如燕飞檐走壁地把一只狗背上二楼的故事讲给杜明他们听,被足足嘲笑了五分钟。


你们懂个屁,孙翔想。

大课间升旗仪式的时候他们小跑着出来排队,隔壁二班的人也倾巢而出。孙翔在人群里一眼捕捉到那个身影,喻文州仿佛有心电感应似的,遥遥地回头。孙翔确定他看到了自己,还朝这边笑了笑。

啊,为什么人家戴着口罩他能看得出来?愚蠢的人类你在问什么问题。

孙翔的心情莫名其妙好了一整天,哪怕晚自习时物理化学数学作业一起砸过来他都怡然自得犹如看破红尘,招来无数异样眼神。


“之前去领书的时候看到高三联考的卷子了,尼玛比圣旨还长……”

“周泽楷你物理第二十题摩擦力做功算的是多少?”

“这人有病吧一边开闸一边放水的还算多长时间能装满,你能不能把洞堵起来先。”

“铝简直是个朝三暮四的纯渣男,跟谁都能反应,反应完了还能反应,结了离离了结吃了吐吐了吃。”

“不,其实还有一样东西坚定地保持着节操……”

“啥?”

“杂质。”

“不,说起来,经历无数波折,最后孤独终老的,那不是剩女吗?”

“卧槽哈哈哈哈哈……”

“我在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你在南方的大海边画了一个圈——”

晚自习下课时间,段子时间。

高二下学期要参加小高考,他们背着九门课前进,忙得眼花缭乱恨不能自杀投胎成哪吒。众高二狗们苦中作乐,一边疯狂喊着对答案一边孜孜不倦地进行着段子创作事业。


杜明回过头猛拍桌子:“嗷嗷嗷我受不了政治历史了让我死!是不是感冒了就能不来交作业了?!我今天晚上就去冲凉水澡冲两个小时——”

“然后依然壮硕如牛。”隔壁组唐昊探头过来冷冷揭穿他,“孙翔你第八题算多少?”孙翔忙着涂英语答题卡,不耐烦:“你等会儿!”

“我靠!”

“小明你接受这个事实吧,你又不是楼上文科班的妹子。”吕泊远比较厚道,补了一刀。

大家听到“文科班的妹子”都意味深长无比猥琐地笑起来,杜明跳起来追打吕泊远。


“行了行了你们,注意点吧,真感冒了就好了?”江波涛过来收作业,正色,朝窗外瞄了一眼示意他们容嬷嬷在你们背后静静地看着你们。“最近流感厉害,小心点吧,隔壁喻班还戴着口罩呢。”

杜明坐回座位,说:“副班长你信息过时了,喻班他哪是感冒戴口罩。”


“喻文州他是被打了啊。”

孙翔手里的铅笔嘎嘣断了。


“欸,你们都不知道啊?不是说是对门汽修学校那帮混混吗?好像是为了救一条狗……黄少头一个看出来他不对劲,逼问出来的,听说重金悬赏那帮家伙的头,KFC全家桶,一个一桶。”

“……”

“欸欸孙翔你干嘛你去哪儿?!”


****


放学的时候孙翔拖到了最后。

他一开始像个两头开花的炮仗,冲出门的时候被数学老师提溜回去,窝了一肚子火到放学。

寂静无边的夜里响起慢吞吞地、有节奏的刷刷扫地声。

他看到空无一人的车棚里的那个背影时终于忍不住了,三步并作两步跳下台阶,冲上前拽住喻文州的手腕把他拉得面对自己。

“喂!”

“……呃?”喻文州抬头,“孙翔??”

孙翔二话不说抬手扯下喻文州的口罩。

喻文州少有地流露出惊愕的表情。灯光从头顶洒下来,他的眼睛里的影子又黑又沉。

他的唇角有青紫色的瘀伤。



-TBC-


(4)

希望能写出那种感觉:在明确写出他喜欢他之前 让读者觉得 这家伙明明已经喜欢上人家了自己却不知道。

评论(24)
热度(118)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