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孙翔x喻文州 无其他副cp

·现实向AU 校园 安利有毒 有毒 有毒 文笔渣 渣 渣 

前文→(1)(2)(3)


孙翔看到喻文州唇角的瘀伤,感觉自己脑袋上的青筋突突跳动载歌载舞。他气得要死,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一句冲口而出:

“你为什么不跟我讲?!”

喻文州垂眼,目光落到孙翔握着的手腕上。他停了停,慢慢地说:"嗯,当时……”

“你为什么不跟我讲!”孙翔打断了他。他最不喜欢喻文州这个温吞的语气,讲道理,太有道理了,简直听不下去,只想把大道理打印出来分分钟A4纸糊这人一脸。

“……”喻文州看向孙翔,露出了个无可奈何的笑容,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样子。

他的眼神像冬天里沾水的巴掌,扇在孙翔脸上吧唧响亮无比。

孙翔松开手,向后退了两步。喻文州捡起刚刚失手掉在地上的扫帚,转头朝车棚另一头走去。孙翔看着那个背影,手里的口罩捏成一团。他闷着的话发酵成了满腔发酸的不甘心。

为什么这个人就能一副全世界都跟他的事没关系的样子?

孙翔气鼓鼓,孙翔一肚子火,喻文州骑车走之后孙翔狠狠踹了车棚柱子一脚,跳上自行车跟在喻文州的后面。

孙翔咬牙切齿地想看在串串的份上爷护你一程……反正顺路。


喻文州遛狗似的慢悠悠地骑,背后拖了一条五米长的透明狗带系了只耸头搭脑的哈士奇。

哈士奇快憋死了。

他平时骑车风驰电掣,屁股都不沾座位,飞快地蹬,恨不能跟摩托车比比谁的轮子圆,这会儿乍一下规规矩矩地骑车,感觉胳膊和腿都长得多余。


喻文州晃晃悠悠骑到一盏路灯下面,停下来,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孙翔。孙翔左顾右盼望别的地方。喻文州挑眉,转过头继续骑。

于是这两个人一前一后,喻文州走孙翔走,喻文州停孙翔停,骑得像磁带运转时卡带似的,咯噔咯噔的,骑一段停一下,骑一段停一下。

喻文州第三次停下来的时候孙翔终于爆发了。

孙士奇隔空怒吠:“你干吗?!”

“等你啊。”

“谁要你等!”

“我以为你是想一起。”

“……我轮胎漏气骑不快!”

“……”


喻文州这次没笑出来。他静静地注视着孙翔。

“……”孙翔不自在地扭头看马路,一辆车呼啸着驶过,几乎掩盖掉他的低声嘟哝:“谁叫你那么弱。”

喻文州忍俊不禁。他慢吞吞地翻身下车,调头,推着车走到孙翔面前。孙翔比他高十公分,差不多半个头,他走近了要抬头看孙翔,光揉碎了撒在眼睛里,神情温柔又认真:“谢谢。”

某人不出声眼睛朝旁边瞄,脸上一热。


“一起走?”笑。

“……嗯。”哼唧。


两个少年并肩骑着自行车,长出羽翼一样轻盈又悄无声息地滑入深深的夜。


孙翔回到家翻窗户进自己房间,找了根晾衣杆从床下面把放在篮子里的串串钩出来,开开心心地喂它火腿肠。串串耳朵耷拉下来贴在脑袋上,要多嫌弃有多嫌弃。孙翔此时二缺满格,wifi信号为零,接收不到半点它身上散发出的浓浓鄙夷。他掰一块火腿肠递给串串,嘴里碎碎念喻文州的名字。

“以后都要我保护他放学了……好麻烦,都是你。”某人喜滋滋。

串串白眼:“汪汪。”有病。

“对了,他上学怎么办?啧!”孙翔把火腿肠往篮子边上一插,蹦上床翻书包里的手机按了几下,单手抱着枕头倒在床上打电话:“喂,明天上学一起走。你几点?……六点?!你走那么早干什么?!……谁说我起不来了,用不着,六点就六点。”

“……”腿上有伤、被塞在篮子里动弹不得的串串转头,心如死灰地盯着竖在自己屁股边上的火腿肠,努力伸脖子,结果由于脸太扁够不到,它顿时觉得简直不能再爱了。


自从那天之后,两个人之间建立了一种奇妙的默契。

有时候喻文州要去学生会开会,孙翔就在车棚里背一会儿单词,没多久便能听到喻文州喊他的声音;有时候孙翔做题忘了时间,气喘吁吁地提着书包跑出来,就会看到喻文州站在外面走廊上靠着墙捧着书,抬头冲他一笑。

孙翔自己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正常无比,天是蓝的地是绿的河是彩色的。

他并不知道,向来早上第一个到班的肖时钦连续几天看到他独自坐在班上的时候,有多么惊恐万分。


另一方面,串串一边花样鄙视自己的饲主,一边在孙翔屋里平平安安地待了大半个月。

收容所那边其实早就给了准信儿,但他们刚好就要期末考,两个人分身乏术,一直到放寒假才有空。本来按理说一切都该顺顺利利,毕竟明明已经到了最后一天,但为了实践墨菲定律,惨剧还是发生了——孙翔他妈不知突发什么奇想,大清早的敷着面膜啪啪啪拍着脸到他屋里来。

她嘭地推开门,正好撞上腿还没好全、正自立自强复建中的狗坚强从床下爬出来,一双人眼和一双狗眼同时被对方吓瞎了。

你知道吗人的尖叫和狗的狂吠结合在一起是极其高效的闹钟。

孙翔被人狗共鸣震醒,翻身嘭地掉下床,蛛网似的黏糊糊的睡意糊了一脸,表现出了他清醒时绝对没有的机智——跳起来拎起串串夺门而出。

哦,他逃出来的时候还穿着拖鞋睡衣。

等他彻底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撒丫子飞奔到了喻文州家楼下。他冷汗淋漓,好险,后退两步,决定以同样的速度跑回去。

头顶唰啦一响,有什么声音遥遥地传来:“……好,那我把窗户打开——咦?”

“……”


孙翔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抱着串串蹲了下来,抑郁。

还是不要把这只狗送走了。天凉了,咱们涮火锅吧。


喻文州一路都在笑,从孙翔偷偷跑回家换了衣服开始,一直笑到收容所。他不像孙翔唐昊吕泊远杜明他们,会抱成一团倒在课桌上笑得群魔乱舞响彻天际——喻文州就是微微勾了唇角无声地浑身颤抖,笑得很含蓄,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他已经面色发红眼里带泪。

孙翔忍,忍得额头青筋疯狂扭秧歌。

最可恶的是串串还有一声没一声地嗷呜,丑得让人不忍直视的脸上明摆着的嘲讽。

“赶紧滚吧你!”

“汪汪汪。”

一人一狗彼此并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却吵了二十分钟,一直吵到收容所。


然后串串就安静了下来。

孙翔把串串放在毯子上的时候那条狗还是一副嫌弃脸,丑得丧心病狂。它没有叫,没有挣扎,眼珠滴溜溜转着跟着孙翔。它宁死不从了这么些年,一夕之间不知道为什么温顺了起来。

孙翔有点受不了这个。他胡乱拍拍它的脑袋,径直跑出白色的小楼。

他跑出来就看见喻文州站在院子里喂一只瞎了右眼的鹦鹉。喻文州裹着白色羽绒服,却不显得臃肿;橙色围巾放在院子里的木桌上。他呼出两口白气,搓搓手,喂了鹦鹉瓜子。鹦鹉站在与他脑袋齐平的树枝上,咽下投喂之后亲昵地低下头蹭蹭他的手指,把自己当成直升机,展开翅膀呼啦啦飞起来——等等这家收容所就这样把鸟放在外面?

哦,它落下来了。

喻文州扭头看向孙翔:“怎么这就出来了?”

“走了。”孙翔哼唧,“有什么好磨蹭的。”

“我以为你要多安抚它一会儿。”喻文州说,“你不是说它排斥生人吗?”

“它蠢死了,讲也没用。”孙翔走过来,顺手拿起围巾挂在喻文州脖子上,“无所谓,大不了把它弄回去,腿好了再放生。”

喻文州挺乖地笑着微微低头,配合孙翔的动作。他抬手随意地把围巾绕了两圈:“还是舍不得?”

“没。”孙翔撇嘴,“长得那么丑,又蠢,谁会舍不得它。”

“放假了可以抽空一起来看它。”

“……就说没有。烦死了。”


两人并肩走出小院。喻文州蹲下开锁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仰起头对孙翔说:“对了。”

“什么?”孙翔莫名其妙。

“我们有打赌吧?期末谁考得高就……”

“……靠!”孙翔懵了两秒,脸瞬间垮了:“我不要!”

喻文州笑眯眯:“下学期严打,我要查岗的,你别让我难做呀。”

“我们一起进校门!你要怎么查我!”

“老师又不会看不到。”

“你头发也不短!”一头非主流黄毛的孙翔不服气。

“校规只说刘海不过眉,不准染发。”中分男神心平气和,坦然而无辜地看着孙翔,“你要剪成这样也可以。”

“……”谁要剪你那个老气横秋的发型啊!——虽说喻文州看起来并没有老气,但孙翔想想自己顶着那个发型的样子……卧槽画面太美他大脑火花四溅差点短路。

“愿赌服输喔。”

“……”


十分钟后,他站在理发店门口盯着红白蓝三色的旋转灯箱,心想喻文州你等着老子下次再语文不及格就改名叫孙子!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咆哮着他是拒绝的,耳聪目明如喻文州视而不见,推开玻璃门拖他进店里,硬和理发师两个人合力把他摁在椅子上。

然后这个人优哉游哉地拿了本王后雄学案坐在沙发上,在镜子里对着理发师微笑:“麻烦剪短一点,染黑。”

孙翔心塞。他几次不安分地想跳起来夺门而出,喻文州都恰到好处地从王后雄里抬起头,朝他意味不明地笑笑。孙翔瞬间就安静了,就跟主人猛拽了一下哈士奇的狗带一样。

他也是天真,不知江湖险恶,心塞的其实还在后面。

理发师专心工作,看起来和喻文州还有点熟,两个人不时聊两句。孙翔躺在椅子上不知不觉睡着,周公相会归来,迷迷瞪瞪看了眼镜子瞬间疯掉,要不是理发师还拿着意义不明的工具在他脑袋上挥斥方遒,他大概已经跳起来使出庐山升龙霸了。

——这位理发师用力地贯彻了喻文州说的“短一点”。对,全面贯彻,呵呵哒,他直接推平剪成了板寸!尼玛他还在剪!还在剪!

孙翔倒地不起。


回家路上他再也没理过喻文州。

“我回去了。”两人推着车在喻文州家楼下停住。孙翔别过脸冷哼了一声。

喻文州无奈莞尔:“行了,真的生气呀?”

“哼。”

“这样很帅啊。”喻文州说。

“……”孙翔不吭气,斜睨了一脸诚恳的某人,好像在衡量对方是不是认真的。他忍不住嘟哝:“我本来就帅。”

“是是。”


孙翔唇角不自觉上翘,脸色松动了,他刚刚要和喻文州说什么,身后传来两声鸣笛,然后是长长的一记刺耳的刹车声。他转过身,黑色小轿车停在面前。车窗摇下来,露出中年男人的脸——

“孙翔——?你出去了?你妈妈没跟你说我要回来?”他目光移向喻文州,似乎有点淡淡的诧异,“你同学?”

“……”孙翔不出声,表情一点一点冷下来。


-TBC-

(5)


翔爸出场。下面过年。


【一些番外里的内容的补充】

文州当初迟到是为了救串串 校牌绳子断了也是被人动手 以他的性格 听到是同路怎么会不问一句“要不要一起走” 还是因为预料到会有麻烦 不想让翔翔跟他一起 

顺便说 问题已经解决了 他去找了道上混过的学长老魏 把那群小混混拉黑了(真·心脏)  

啊 这部分内容收录在完结后一篇喻视角的番外里 但我还是说一下……

评论(23)
热度(125)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