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AU。校园。无副西皮。文风鸡飞狗跳。

前文→(1)……(6)

前方没有裙子 有糖。孙翔你真的拿了女主角的剧本 你特么是个攻啊。邓摇。


转眼又是春暖花开的时节。

荣耀附中的操场一划两半,靠主席台这边的跑道在进行开幕式演习,另外半边运动员进行集训。

“啊同学们在这欣欣向荣的校园里我们迎来了荣耀附中第二十七届田径运动会班长你看我你举牌子过来的时候朝我看!——”

黄少天的声音一如往年,回荡在操场上空徘徊不去——徘徊不去是因为他一直在说。

“黄少天好好念稿子!!!”广播里隐约传来年级主任崩溃的声音,“不能念就给我下来!!!”

“咳咳!下面迎面朝我们走来的是高二二班运动员方阵!他们雄姿英发卧槽这稿谁写的……”

“黄少天!”年级主任的咆哮惊起一群无辜的鸟呼啦啦飞上天空。


如火如荼朝气蓬勃,可是一班这边气氛有点不对,跟集体中了buff似的,其中四乘一百第三棒担当周泽楷同学尤为僵直——确切地说是整个一个大写的懵逼——刚刚他奔向孙翔把接力棍递过去的时候那家伙不知道眼睛在看哪儿,手一甩把棍子当回旋镖嗖地扔了,同时像一条脱缰的野狗一样自由奔放忽忽悠悠地冲了出去。

所有人目瞪口呆。

“孙翔……翔啊!!!棍啊!!!棍!!!”体委吕泊远站在红色塑胶跑道的尽头声嘶力竭声泪俱下。

“你干吗?!”

孙翔冲过终点线,跑了几步才刹住车,弯腰撑着膝盖喘了两口气,直起身子狼心狗肺地回头朝体委怒道:“滚什么滚……你几个意思啊?!我怎么了我?!”

“……棍啊!棍啊!”吕泊远眉毛抽动,腿一软险些给这位大爷跪了:“哥啊这是四乘一百接力啊!!!你把棍扔了啊?!!”

孙翔脸唰地红了,他支支吾吾强撑着:“……我、我手滑。”

一百米外的周泽楷低下了头,二百米外的李华捂住了脸,三百米外的唐昊一脸迷茫不耐烦……什么都没听见。

三班的李轩担任后勤、过来围观报了一千的吴羽策赛前训练。他坐在跑道边的草地上,目睹了一班训练的血淋淋的全过程,抬头对旁边站着休息的吴羽策说:“我觉得孙翔他丢的明显不是棍……一班体委刚刚应该喊‘脑啊脑啊翔哥’。”

吴羽策拿着水瓶:“……”


孙翔气鼓鼓地下场捡脑子……不对,捡棍子去了。

他隔着绿茵场看对面跑道,一个女孩子举着块牌子沿着跑道款款走过——不,他看的是另一个下了跑道往回走的人。

今天各班引导员都来了,排成一排,老师在挨个教她们如何举着牌子引导班级过场。

孙翔刚刚站在起点等周泽楷的时候眼睛止不住地往那边跑。一群女孩子,他一眼看到站在其中的喻文州。少年依旧是套着校服,离得太远了看不清楚,但多半是清清爽爽地笑着,排在他后面的女生跟他说话,他低下头侧耳认真倾听,带着这个年纪的男生少有的体贴。

孙翔有点酸。他一只眼留着瞄跑过来的周泽楷,一只眼死盯着喻文州,只看到那个女孩子分明拽住喻文州的胳膊,他眼角一抽,开弓离弦冲出起跑线,神落在了原地,棍扔了出去。

什么鬼什么鬼?!那个女生哪个班的?根本没见过。普通班的吧?喻文州跟普通班女生熟悉吗?


孙翔漫不经心地走到草地上,说是找棍子,魂还在对面跑道上。他从来没吃过醋,乍然打翻了醋坛子那叫一个醋香四溢。


啊,你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太天真太甜了,少年。


远处喻文州拿着牌子,还差几步走回队伍里,后面那个女生脚步轻盈追上他,拽着他整个人居然像块不要脸的狗皮膏药贴了上去。

孙翔踩到了什么脚下一滑,咣当摔到地上,锣鼓齐鸣,屁股着地。

他有种屁股被摔成橘子的感觉,眼冒金星,张嘴就要骂。那根作死的棍子一脸无辜从他面前滴溜溜滚过去。

孙翔:“……”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袖子上蹭上了土和草叶,脚踝扭动时一阵细微的刺痛。吕泊远在后面喊他。

“怎么了这是?”吕泊远急匆匆跑过来,后面跟着周泽楷他们,后勤们好像也注意到都过来了,“扭到脚了?”

几双手伸来扶,孙翔嘟哝着“没事”,不舒服地挣扎了几下,但鞋底一挨地面脚踝就疼起来,而且越来越剧烈,疼痛一开始就像一根扎进肌肉里的细细的针,这会儿竟然长出丝丝缕缕的根须来钻进骨头里。

他喜欢玩,喜欢运动,受伤难免,不是没扭到过脚,却从来没有痛得这么厉害。

孙翔单脚蹦跶了两下,焦躁得不得了:“你们凑过来干嘛我没事!”他莫名地有点紧张。

烦死了,凑过来干嘛……不要凑过来!会被看到!


“医务室,赶紧扶到医务室。孙翔你能走吗?”李华挠头,说。

“对对对,”吕泊远焦头烂额,“帮把手帮把手……”

“我不要!我没事!”孙翔愤怒道。

这帮人听不懂人话吗汪汪汪!

“吕泊远你们不用过来,听着点铃声,这节课下课了就回班吧,我和班长陪孙翔去医务室。”江波涛是个拿主意的,他叹气,“孙翔你老实一点吧。”

周泽楷说:“对。”


孙翔:“……”周泽楷你他妈凑什么热闹!


孙翔的激烈抗议统统被打了回去。他如同一只丧失尊严的被腌过的年货夹在正副班长中间,被提溜着脖子拎去了操场旁边的食堂,不对,医务室。

他们俩架着孙翔站在医务室门口喊了好几嗓子,里头挂着的一个白帘子哗啦给人猛地拉开,高跟鞋噔噔噔,身着白大褂的漂亮姑娘风风火火飘然而出。

白衣女侠自带神经病的淡定又超然的气质,王八之气龙卷风似的糊了这仨排排站的傻狍子一脸。

她上下打量两眼孙翔——眼神像掂量这只咸鸭子几斤几两够不够过年——问伤哪儿了。江波涛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扭着脚了。女校医啧了一声,指指拉开的帘子后面的床铺,指令言简意赅:“过去躺下,别脱鞋,用枕头把脚垫高。”


哈士奇耷拉着耳朵被按在床上,躺平,耳边传来医生姑娘翻箱倒柜的声音。她刚刚替孙翔检查了一下脚踝,一句话犀利精准地击中了关键:“你是怎么扭伤的?”孙翔躺平,跟死了一样没声音,周泽楷江波涛表示呵呵哒我们是背景就是两棵树什么都不知道呀。

江波涛站在他床头,低声和周泽楷说换人的事:“照老师这么说,孙翔是不能上了,看看有谁能顶替……”

要是有第二个枕头孙翔就按在脸上了。


你以为到这里就完了吗?太甜太天真了,少年。


“笃笃笃。”门又响了,也不知上赶着凑什么热闹,“王老师?”

“……!!!”听到这个声音,孙翔懵了,一个打挺差点像个窜天猴一样蹦起来呼啸着冲出九霄云外,奈何体委和班长反应太敏捷一把摁住了他:“孙翔你干嘛别乱动!”

“文州啊。”女校医拎着冰袋站起来,朝门口一望:“你好手好脚的来干嘛?帮你们家柯基要金嗓子喉片?我这儿没有,让他闭嘴吧。”

“没。”喻文州笑起来,“我来看看同学,刚刚脚扭着那个。”

“哦,里边儿躺着呢。”女校医平静地说。明明是个治疗,却职业补刀。

孙翔抬起胳膊挡着脸,觉得生无可恋。


“喻班?”江波涛声音里透着惊讶。

“嗯。刚刚看到你们带孙翔过来,问了问吕泊远。”喻文州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没事吧?”

孙翔感觉有人碰碰自己的胳膊,没反应,兢兢业业地装死。

“有事,摊上大事儿了小朋友。”女校医插嘴,“你们……文州就你吧,过来帮忙拿着冰袋,轻一点,对,给他敷着,我去找长绷带,固定一下脚踝。年轻人,能不能别作死了,再乱动直接送医截肢好不好?”

“嗯。”喻文州的声音又远了。脚踝处贴上了什么,凉丝丝的,舒服了些。

“告诉老师了吗?”

“还没。”江波涛回答,“我们马上回班的时候肯定要和老师讲一声。孙翔你晚饭还在学校吃不?还是直接跟老师要手机打电话回家让你爸妈来接?”

“不用!”孙翔一听,忘了装死这回事,脱口而出。

“不用?那你怎么回家?”江波涛奇怪地问,“你没法骑自行车啊,班上有人和你住一起能带你的?”

孙翔语塞,他气:“反正我不要!”

“又没人送,就……”

“我送他。”喻文州插嘴。

“……”


喻文州轻快地说:“我们俩住一块儿的。王老师这边估计还要等一会儿,江副你们回去吃饭吧,帮我和老师说一声请个假,我送孙翔回去。”

“噢……喻班你和孙翔是邻居?”江波涛恍然大悟,“这么说好像是看你们放学一起过……”

“嗯,是啊。”喻文州笑,“一直一起的。”

原本抗议不止的孙翔没了声音图像,持续404状态。



十分钟后诊室里安静了许多。江波涛和周泽楷打过招呼问过两人不需要带饭之后去了食堂。女校医给孙翔上了绷带,叮嘱了几句,放他们走了。

天空暗下来,整个操场上没了人,空旷无比,只有他们俩踽踽而行。

喻文州让孙翔胳膊搭着自己的肩膀,搂过孙翔的腰:“好点没?”

孙翔半个人挂在喻文州身上,几乎是把喻文州抱在怀里,鼻尖擦过发梢,薄荷清凉好闻的味道。他脸颊发烫哼哼唧唧:“本来就没事。”

“我撑得住你,脚别着地,伤更重就不好了。”喻文州停了停,说,“生我气?”

“……我没……”孙翔有点傻。

喻文州说:“小心点脚下……嗯,我就觉得你最近看到我的时候有点不开心。”

孙翔不吭声。才不是不高兴,他闷闷地想,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的心情从微妙的甜暖转化成酸涩。喜欢上喻文州之后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神都不对了,总觉得对方身边的人太多。他以前只看得到喻文州和黄少天亲密无间,现在才注意到喻文州是个这么温柔这么受欢迎的人,不耀眼,不锋利,无形中却有那么多人围着转。

他常常莫名地高兴,莫名地生气,生气时很不愿意搭理喻文州,偏偏对方和和气气地喊他名字的时候他又没法再撂脸色。


孙翔向来是个心里兜不住事的直来直往的人,这回肠子在肚子里打了十八个结都没人知道,只有江波涛察觉到他时不时发呆,一会儿傻笑一会儿生闷气,情绪起伏很大,找了机会隐晦地问他是不是恋爱了。孙翔大吃一惊疯狂摇头否定。江波涛本就只是关心他不是八卦,见他不肯说也没多问。


少年人怎么就不知愁滋味了呢?只是青春繁花似锦,难得有什么放不下。


愁肠百结的孙翔嚼了嚼嘴里的话,像口香糖一样嚼到没味道,吹出一个空虚的泡:“我没生气。”

喻文州笑:“那就好。”

孙翔体味了一下,内心还是那样乱七八糟,既高兴,又不高兴。



那天他们俩回教室拿了书包,喻文州骑车带孙翔回家。

孙翔侧坐在喻文州车后座上,僵硬地伸直伤腿,听喻文州说话。他犹豫再三,小心翼翼地捏住喻文州校服外套的下摆,动作好笑得不得了。

喻文州没明白他的那点儿弯弯绕绕,诧异地回了下头,叫他抓紧点儿,别摔着。

是他叫我抓紧点儿的不是我要抱的……孙翔对自己默念好几遍。他深吸一口气,脸上带了点打终极boss的肃杀悲壮决绝之气,慢慢伸手试探着摸上喻文州的腰。

喻文州噗嗤笑了,前轮猛地一拐,整辆车瞬间跑偏,吓得他差点缩手:“孙翔你干嘛呢……别,痒。”


孙翔耳根红到脖子根。


-TBC-

(8)

女装文州我们番外见好吗?呵护冯校长从我做起:)

【企鹅生活小tip】

脚崴了千万要先冷敷再热敷啊!顺序错了只会加重伤势!千万小心!还有要好好养伤 不要作死 二次受伤容易落下旧伤 非常痛苦!我的一个朋友就是!大家要照顾好自己呀!

评论(13)
热度(113)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