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言万语唯有感谢!谢谢各位!鞠躬。

首先是无聊的数据统计 然后是18岁来临之际最后一次人生总结。

2015年10月1日注册 截至2015年12月28日

被我锁死的黑历史包括在内 各西皮排名不分先后

翔喻 连载未完结一篇 共计20221

周喻 短篇一篇 连载完结一篇 未完结一篇 共计26438

韩喻 短篇一篇 共计3042

叶喻 短篇三篇 共计9843

魏喻 短篇一篇 共计9212

包喻 短篇两篇 共计6182

黄喻 短篇一篇 共计7289

王喻 短篇一篇 共计2772

邱乔 短篇一篇 共计3986

无cp 段子一篇 共计359

总计 79832

三个连载 一个段子 十一篇短篇 横扫五圣 还夹带了包子 老魏 翔翔 邱乔小天使组 顺手黑了四大心脏 可喜可贺

只想说 fo我的天使 谢谢你们什么cp都吃!

下面是一篇随笔 以自我为中心。非战斗人员快退散。


《把我的冬天送给你》


上次写随笔是两年前的事了。


那次写了什么,忘记了,只记得一个场景——我和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在食堂二楼吃饭。我们俩坐在靠窗的位置,她吃得慢,我早就放下了筷子,透过窗户望着楼下。夜幕里橙色的路灯灯光亮起来,人群三三两两地从食堂里陆续涌出。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一种感觉击中。

好像看见时光流过。

我跟她说:“我们认识十年了对吧?”

她咬着面条抬头愣愣地看着我,然后恍然:“……啊,这么一说……”


十年。


轻飘飘的这么一句。

然后我们的对话结束了。


08还是09年的时候我家买了电脑,我学会了上网,学会了用百度贴吧,开始满世界浪。

小时候的我早早得了中二病,觉得自己能干得不得了,逮住人就滔滔不绝,好像不让人知道自己知道得特别多就是人民艺术界的损失。


那次进了一个贴吧,有点看不懂规则,打开会员列表随便点了一个,问了她。她态度挺好的,没有打飞我(实际上我这辈子遇到的人都比较能容忍我),耐心地解答了我的问题,然后突然问我,我这边有个……类似同好俱乐部的聚集地,你要不要来?

然后这就是故事的开端。

我通过她开始认识二次元,认识了一批此生再也不会有的朋友,虽说现在聚散离合,还在原地的寥寥无几。


不夸张地说,如果不是认识了这个朋友,我可能不会看日漫,不会开始写同人,虽说这么多年来最近我才开始试着把故事和不认识的人分享,但如果没有她一切都不会开始。

她是我的朋友,我写文的老师。


前段日子看到09的年终,我跟她说,我也有点想写年终总结了。她说好啊你写啊。我开玩笑说,今年除了认识你们什么事都不顺,写完估计会大哭一场。她说我也是啊,不过认识你们这件事已经足够抵消一切的不愉快了。

说实话看到这句心里很暖。

我有什么不顺的呢?当时觉得难过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我终于确认,我和我的朋友,我写文的老师,分道扬镳了。


一开始只是以为她念了大学,大家世界不同了,所以有了隔阂,后来才发现根本是理念上的不同。

我难以理出头绪来。


她有发文给我让我写评论的习惯。但是她的文我越来越看不下去。好久不见之后她逮住我跟我讲,她最近写了个电竞言情文,让我去给她看看。我瞄了一眼她给我的截图,看到标题,《xx之女王本纪》,我有点蛋疼,跟她说我最近看太多全职同人了,不想看电竞。

她说,没关系,我主要写言情,电竞是抄蝴蝶蓝的。

我知道她在开玩笑——说抄虫爹那句——但还是觉得很不舒服。我说我就是不想看感情戏啊,同人都是感情戏。

她说,你不看也行,可以帮我刷刷评论刷刷分。

我说我晋江有毛病,评论发表不了。

她还是想得到真诚的评论的,最后发了文档给我。

我试着打开看了点,没看得下去。我们俩共同的另一个朋友,和我说,觉得她现在写的人物,没有心。


曾经某一天她跟我说:“我坚持不下去了。”

她说,她想出版,想有粉丝,想红,她写了好多年了都无人问津,可是那么多脑残文却能有人追捧,她情愿脑残一点。

我说你可以再试试看,写写同人,积累人气。


她说写同人没收益,不能出版,她已经写了好久,真的累了。


到这里我就跟她没话可说了。


她有错么?我不觉得有错。就像陶老板和叶神一样,除了忘恩负义赶走叶修逼他退役,陶老板有什么错呢?理念不同而已,人各有志。

这么说似乎显得我很清高,其实不是。

我跟叶神不一样,我一点也不强,平庸的性格,简单的文字,唯一自豪的是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无关他人,不失本心,但我心里知道,如果我靠文字生活,再不能这样洒脱。

毕竟我是个俗人,我必然会对现实妥协。


但,相应的是,我不会让现实影响我对文字的喜爱。至少该有那么一样东西吧,让我觉得,就算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也可以开心地做下去。




注册lofter是一时兴起,写全职同人是一时兴起,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但已经心满意足,每一次新产出都是自己给自己的额外奖励。


发文出来就是期待被看见,被认同,所以我不会说什么“只希望能静静书写”的话,放我身上有点虚伪。但是,就算没人看,我也只是恢复到原来自产自销的小农经济状态而已。


这样一想整个人就豁达不少。人嘛,绕了一圈,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高兴,当然高兴,第一次看见有好多人给我点红心蓝手,觉得,我的妈好长的通知,被吓得差点摔了手机——后来想想我当时看的时候也就一二十热度,见识过那些热度动辄成百上千的太太,感觉自己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


想把所有新认识的朋友,遇到的事列举一遍,因为感激之情难以言说,但最后放弃了。

短短的时间,实在有太多太多回忆。

请相信,我全部都记得。


真的要总结有什么收获的话,就是,应该真诚地写文,真诚地和人交往。

真心的文字才可以换来真心的喜欢,真心地付出才会有真心的朋友。


过了今晚就是2016年,三月份我就要满十八岁,六月份要走上高考的战场。

时光总是不管你愿不愿意,要往前走的。


我真的很喜欢写夜幕下的灯。

叶修凝视着旋转的红色灯笼下喻文州的脸,听着夜风里吹过细碎的言语。

孙翔一次又一次和喻文州骑着自行车在冬夜里,在少年的街道上掠过。

王杰希背着喻文州走过营营役役车水马龙。


现在想来,大概就是因为那一天,在灯光下,看到了时光吧。

有他们的时光,有你们的时光,足够温暖我好长一段的岁月。

但愿你也曾因我感到快乐温暖。

万分感谢。


以上。


越明川 于2015.12.31 23:26

评论(18)
热度(34)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