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AU 校园 无副cp。

期末考前短小一更。简单粗暴到了极点。

本期主题双汪大战(x) 没有黄喻 黄少天纯粹是不服。

前文走→(1)……(7)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运动会过去一周多了。

周六暂停晚自习,下午五点半放学,兔崽子们欢呼雀跃,整个学校在金色的夕阳下像颗熟透的橙子飞扬迸裂。


此情此景,孙翔很想找唐昊借块板砖给黄少天开个瓢。


“为什么是唐昊?”喻文州扶着车从车棚里倒出来。他回头看了眼胳膊下面夹着拐杖站在旁边的孙翔,饶有兴致地问。

“他家最近在装修阳台。”孙翔不情不愿地回答。


“哎哟翔翔小公举!”方锐骑车从孙翔后面嗖地一下飞过,余音袅袅。

孙翔愣了,旋即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夹着拐杖跳着转了一圈,张嘴要骂,一大波文科生从他面前嗖嗖嗖嗖飞了过去。

——“小弟你快看公举!”包荣兴叫嚣嗖。

——“……”罗辑沉默嗖。

——“喻班送……孙翔回家呀?”苏沐橙笑眯眯嗖。

——“唷,公举。”叶修……坐在苏沐橙后座叼着棒棒糖嗖。


孙翔:“……给老子滚!!!!”


文理科不共戴天!

孙翔同学卯足了劲,身残志坚地夹着拐杖原地蹦了几下,看起来像是疯狂的小鸟,准备弹出去跟那群文科猪同归于尽。不过正如政治书上所说,人只能在客观事实的基础上发挥主观能动性。孙翔同学固然精神可嘉地学会了拄着拐杖跑步、上楼梯甚至蹲坑,但他也开发不出拐杖的火箭属性,只能咬牙切齿干瞪眼。


喻文州干咳了一声。

孙翔猛甩头瞪他。

喻文州依旧一脸无辜望回去,眼睛里亮晶晶的——笑出来的眼泪。

孙翔恶狠狠地移开目光,耳尖发红,无地自容。他琢磨着等脚好了之后怎么暴打罪魁祸首黄少天——就是这个混蛋指着他放肆地大笑说:“你居然侧坐在班长车后面当自己是小公举吗我真是涨姿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再笑一会儿……”

托他的福,翔翔小公举的脚一断成名。


“文州!”说柯基柯基到,黄少天大呼小叫的声音由远及近。孙翔头皮炸了。他麻利地蹦跶了两下,胳膊肘横着一夹拐杖,一屁股坐在喻文州车后座上:“快走!”

“等一会儿啦,”喻文州说,“少天在喊呢。”

孙翔:“……”他气得差点站起来。


“文州文州文州!”黄少天飞扑过来,像块橡皮糖吧唧缠在了喻文州身上:“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今天放我上次跟你说的那部超好看的!老陶好不容易大发慈悲放我们一次假此时不去更待何时!来嘛来嘛来嘛!”

“我还要送孙翔回去呢。”喻文州半开玩笑半认真:“你不约苏大美女一起?”

“她讲她哥晚上从外地回来,叫我自己找人一起看去。”黄少天撇撇嘴,“你把他送回去再出来啊,七点半才放呢,我也要吃过晚饭再出门。我票都买好了文州你就来嘛。”

“电影有什么好看的?”孙翔忍无可忍插嘴:“还有你喊什么文州啊!两个男人恶不恶心?!!”


最后一句孙翔咬字咬得特别狠,带了点恶意和说不出的酸溜溜的味道。他眼前闪回两天前的场景——他跟喻文州借书,喻文州跨在自行车上,拉开书包拉链找书给他。书包歪在膝盖上大张着嘴,一抹粉色夹在书本中间,微微滑出来一点,扎眼无比。

“喂——那个,是……女生送的?还有女生送你这个?”

“啊,是。”孙翔语气有点尖锐难听,喻文州却只是宽容地笑了,还跟他开玩笑:


“总不能是男生送的吧?”


眼看柯基和哈士奇之间剑拔弩张烽烟再起汪汪汪汪,喻文州当和事佬调停,建议黄少天把票送给王杰希,然后跟他回去写作业。

“还有两周就要参加小高考了,少天你历史套卷做完了吗?”

“当然没……不不不不!为什么我要把票给王大眼啊班长你这什么主意?”

“你上次不是欠了他……?”

“他肯定出老千!不然怎么可能赢得了我!不带这么玩儿的!我不要!文州你不能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你已经拐到不知道什么玩意儿了!”

“谁是‘不知道什么玩意儿’?黄少天你找抽是不是!”孙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翔大怒。


“哟呵你很强啊!听说运动会的时候在观众席上喊要跟我决斗的是你啊!我才不欺负你呢哼!等小公举你脚长好了再跟你PKPKPK……”

“少天。”喻文州息事宁人。

黄少天闭上嘴,朝孙翔做了个鬼脸。

孙翔:“靠!”


黄少天骑车和喻文州并肩而行,和他家班长摇两句尾巴,再撩孙翔两句。

喻文州骑着车,后面拖着一只炸毛的哈士奇,旁边游走着一只浑身挂满文字泡的柯基,淡定得整个人身上散发着超凡脱俗的仙气。


以往黄少天和孙翔在喻文州身边的活动时间是岔开的,这回因为扭脚事件,黄少天察觉到喻文州和孙翔联系莫名其妙密切起来。两只汪不可避免地狭路相逢了。

孙翔知道黄少天是为了喻文州故意找他的茬,连那句“文州”都是喊给他听的。黄少天平时哪会喊喻文州名字,都是摇头摆尾地一串“班长班长班长”好吗?孙翔此时明智之举应该是开启嫌弃防火墙,不要搭理这个犯病的家伙,顺便还能拉拉喻文州的印象分。

但孙翔就是气不过。连喻文州的声音都止不住这股火,以往这人慢吞吞地喊“孙翔”是泼水灭火,现在一声“少天”简直火上浇油。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两个人的默契,黄少天摆明了就是一副“我跟喻文州比较熟混在一起时间比较多”的欠揍样,恨得他牙痒痒。

他有种被人踩到地盘的不受控制的暴躁,非要龇牙咧嘴冲上去把黄少天赶走不可,可他没想过,为什么黄少天会对他有这么强烈的反感,要跟他在喻文州面前比谁的存在感强?


喻文州终究没跟黄少天出去玩。喻奶奶最近身体状况不好,一直躺在床上休息。他上学期间家里有请小时工照顾,放了学怎么也不能把奶奶一个人丢在家里。

黄少天知道这个,也没和喻文州闹下去,还真打了个电话把票送给了王杰希,再给家里去了个消息,留在喻文州家里吃饭做作业。

孙翔表示他拒绝吃拌着黄少天的口水的饭。

黄少天冷笑,谁让你吃了爱吃不吃有多远滚多远我们家班长反正不嫌弃我,呵呵哒。

饭桌如战场。脚断手没断的孙翔抖擞精神,挺筷再战。没有裁判喊开始,就只有比谁能剑走如风了。一时间爬高窜低刀光剑影,两双筷子在盘子上方战成一团,打得噼噼啪啪,旋风底下的糖醋排骨面不改色地散发着油亮的诱人光泽。

孙翔的眼神像要杀人:“你给我滚!”

黄少天脑袋上空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加粗加下划线的文字泡:“你怎么不滚呢滚滚滚滚滚滚赶紧滚!!!”


“……”

喻文州伸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在黄少天碗里,夹了一块,放在孙翔碗里,然后他不等两人发表意见,再夹了一块放在孙翔碗里,夹了一块放在黄少天碗里。

好了,你们连顺序都别争了。

喻文州缩回筷子,静静地啃他的白斩鸡。


世界清净了三秒。

黄少天先反应过来,眼疾手快地把排骨转移了一块到喻文州碗里:“文州你太瘦了还不多吃点肉!来来来!”

孙翔不假思索夹起一块摔进喻文州碗里。

黄少天嫌弃无比:“你干吗你干吗?班长碗里肉够了!你不嫌吃多了胆固醇高我还心疼我们班长呢!你不会就是你们班派过来烦我们班长的奸细吧?”

孙翔啪地一拍筷子,拍完了又有点儿语塞:“奸细你妹!你那块……那块长太丑了!”

黄少天狂笑:“哈哈哈哈长太丑了哈哈哈哈……班长你吃芹菜!够得着吗?我夹给你!”

孙翔:“……”


没错了,他后天周一到了学校就去找唐昊要砖头。黄少天你有种,你给老子等着。


孙翔中途休战,去上了个厕所。他洗完手站在厕所门口听到传来的黄少天的声音。

“班长我觉得孙翔有点奇怪。你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嗯……有吗?我觉得还好。”

“有!真的有!班长你听我说啊他的眼神——”

“少天很讨厌他吗?”

“……就觉得他智商低人特烦,班长你的脾气到底什么练出来的。”


喻文州像是想到什么,半天笑出了声:“孙翔人其实蛮……可爱的。”


-TBC-

(9)


剧情缓慢推进中 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卵剧情……我只是那么喜欢写孙翔和黄少为了喻总撕逼 虽说是不同的原因……

评论(14)
热度(86)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