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paro 无副cp 安利有毒。

前文走→(1)……(8)

-----------


“喻文州你在干吗?!”

孙翔撸起袖子站在喻文州家楼下喊。

个子高挑的男生扶着自行车,他脑袋上扣了顶棒球帽,校服外套里头是件黑色短袖T恤,牛仔裤板鞋,朝气十足。他扶着车,无意识地抖了一会儿腿,摘下帽子转了几圈挂在车把手上,又喊:

“喻文州!”

一般受伤痊愈的人会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十年怕井绳,还有一种就是孙翔这样的,整个人愈发地飘,时刻在向别人显示他腿脚有多利索——直到下一次跌断腿。


喻文州拎着书包匆匆忙忙跑出楼道。他一脸抱歉:“对不起,稍微起迟了点。”

孙翔哼了声,拎起塞在车筐里的塑料袋塞过去:“起个床还磨磨蹭蹭的。”

他教训起人来很像样,也不晓得高一时动辄一大早被陶主任挂在校门口当人形立牌的是哪位大仙。

“谢啦。”喻文州向来不跟他计较,接过早饭,笑。

孙翔鼻子哼了声,转身跨上车。



孙翔“断腿”期间斩获“翔翔小公举”的雅号,由于出师未捷身先残,只能忍辱负重,一百天后孙士奇甩直了腿站起来怒指苍天,大喊喻文州你高中毕业之前的自行车都被我承包了!什么?你不答应?我听不见!听不见!

并没有机会发表意见的喻文州哭笑不得,无奈表示服从组织安排,结果第一次跨上组织的自行车,对方一嗓子差点把他吓得坐地上——“侧坐!”

孙翔回头冲他嚷:“侧过来坐!”

喻文州:“……”

没骑出去三米远,这个胆大不怕死的,又不看路,用力把头拗过去、拗过去,飘飘忽忽地喊:“喻文州你为什么不抱我!”

喻文州默默抬起手里的文件夹挡住了孙翔的脸,强行切断路口警察叔叔杀人的视线。



“make up。”少年侧坐在自行车后面,一手松松地搂着骑车人的腰,另一手拿着还在冒热气的包子。他报出一个词组,咬了口包子,香菇猪肉馅儿的。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盯着手里的包子出了神。

“编造……组成……构成……那个……和解!……化妆?”孙翔浑然不知,绞尽脑汁地回忆着,他说得磕磕绊绊,就跟英语听力磁带卡了似的,“……几个了?”

“三个。”喻文州说,“组成和构成是一个意思。”

“……这我知道!总共几个?”

“九个。”

“……”孙翔一口咬住了要脱口而出的“靠”字,差点把舌头咬断。

没办法,自己跟暗恋对象讨的虐待,跪着也要受完。


到了校门口,喻文州跳下车,被陶主任喊住。孙翔想站在旁边等,却觉得不舒服,一个人慢吞吞推着车往里走,走两步回一次头,他的鞋底跟车轮大概都被黏住了。

他磨磨蹭蹭到了教学楼前边,喻文州才追上来。

喻文州碰碰他胳膊,说:“陶主任说今年夏令营集训就在刚放假那几天,一周时间,到时候有两个老师带队,去G大上课。你跟你们班长提一下这事,叫人第二节下课去领通知。”

“行。”孙翔爽快答应,正要推车走开,又被拉住了。

“……还有。”喻文州松开手,从包里拿出塑料袋,拎着递给孙翔:“我只吃了一个……很好吃,不过吃不下了。”他笑,“你以后真不用帮我带早饭,接送我上学已经很麻烦了。”

“好吃为什么不吃。”孙翔不以为然,他有点不爽,拇指刮着自行车铃:“反正我给你了你就拿着,不吃扔了拉倒。”

他想说些什么,最后没说,推着车越过喻文州去车棚了。



关于追人这件事,孙翔的思路很简单粗暴——对喻文州好。

以他的个性,奇迹般地忍到现在还没透露口风,倒不是因为突然开窍学会了迂回辗转,而是喻文州那句“难不成是男生呀”的玩笑生生替他踩下了刹车。

粗线条如孙翔也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妥。

但他拿不出解决方案,唯一想到的,是最原始直白的表达好感的方法,把他喜欢的、拥有的一股脑儿统统塞到喻文州手里。


孙翔脚踝痊愈已经快五月底,时间过去大半个月,夏天正式到来,熊孩子们终于放暑假了。三个理科实验班的人纷纷打包行李准备上路,一群大男生兴奋不已地讨论着怎么吃怎么玩怎么战通宵,陶主任听到了又该跟冯校长有福同享有药同吃。

出发前一晚孙翔举着手机满世界乱跑,手机上牵了根透明的线,喻文州远程操控他翻箱倒柜。

“那就这些?……唔,对了,忘了讲,毛巾你带了几条?”

“不是住酒店吗,为什么要带毛巾?”

“酒店的毛巾不干净,杯子也是,不过杯子没关系,到时候记得烫一烫就好了,毛巾的话至少带三条。”

“好麻烦……”孙翔嘟嘟哝哝,脚跟不着地地冲进卫生间,从架子上扯了几条毛巾下来。

“孙翔。”喻文州声音柔和地吹进耳朵。

“啊?干吗?”孙翔耳朵根有点酥,他咧了咧嘴,腾出手把手机换了一边。

“……没,明天见。”

“好。”孙翔咽了口唾沫,放下手机一头栽在床上。他忍不住滚了几个周天,好像身上痒非要蹭一会儿,但马上觉得这个行为太蠢,停下来,脸朝下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第二天早上八点,校门口集中。

来了四辆大巴车,场面乱哄哄的。孙翔拖着箱子东张西望,一眼看到喻文州站在一辆大巴旁边在维持秩序,一边招呼人上车一边点人头数。

喻文州戴了顶黑色的鸭舌帽,深蓝色圆领T恤上画了只灰鲸鱼,短袖露出两条白皙的胳膊。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揽着他肩膀跟他讲话,喻文州微微低了头,分了一半精神听。

孙翔像被磁石吸引了不由自主地拐过去,半天才听到身后有人喊他。

“孙翔!我们班车在这边!”他们班班副站在另一辆大巴旁边,一脸莫名:“你往那儿跑干什么?”

周围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纷纷看向他,班上熟悉的同学哄笑起来。孙翔脸红得能烫鸡蛋了。他遮掩什么似的,大步流星拖着箱子飞奔过来,往队伍后面一杵,以眼观鼻以鼻观口。


“四十五、四十六……”江波涛点着人数。孙翔低头抬腿要上车,被一把拽住胳膊:“人满了,孙翔你跟我和班长去那边那辆车。”

“……”

孙翔尴尬地尾随他们班长班副上了最后一辆车。绕过去的时候车窗拉开,杜明和吕泊远放肆的笑声传过来,孙翔朝着两个王八蛋遥遥地比了个中指。

不过当他上车看到坐在第一排、身旁座位空着的喻文州,心情蓦然大好,整个人容光焕发。孙翔板着脸,竭力控制着好像抹了油的脚,自以为漫不经心、实际上就跟腿抽筋了似的。他走到喻文州旁边,左右迅速偷瞄,猛地坐了下来,心情好得不行。

“早。”他清了清嗓子。

“……呃,早。”喻文州膝上放着挎包,不知道在翻找什么,抬起头,有点讶异似的。

孙翔没注意,他前后看看,憋不住,有点别扭地问:“黄少天呢?”

“啊……少天他……”喻文州话音未落,陶轩心力交瘁的声音传了进来:“黄少天你给我闭嘴!”

年级主任揪着嚷个没完的黄少天上了车,一脸心累。

孙翔幸灾乐祸,戳喻文州:“哈哈哈哈。“

他还没笑完,陶轩瞥见他,惊讶:“孙翔你坐这儿干吗,后边去,黄少天你跟他一块儿,快去。”

孙翔:“……”

黄少天:“……”


……也真是日了柯基了。

孙翔和黄少天异常一致地像两棵萝卜蹲在了后排的坑里,从姿势到表情都跟刷了格式刷似的,齐刷刷的一片阴云密布。

年级主任和学生会会长亲切交流,前排传来陶轩神清气爽的笑声:“小喻你们这次可要把握好机会啊,竞赛……”

“老陶是逗比吗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班长姓喻不是姓鱼,他居然还能念错也是奇迹。”黄少天飞快地低声碎碎念,“还有还有还有他不懂装什么懂?一个教政治的居然聊数学竞赛我也是醉了。孙翔你朝哪儿看呢不觉得我说得很对吗,我们班长脸都快笑僵了好吗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

孙翔像一只一脸高冷的鹦鹉,默默扭头看向窗外,他决定到终点站之前都不和黄少天这个逗比说一句话。


当然他后来还是和黄少天撕逼了,这是不用思考就能得出的结论,难度低于一加一等于二。


-TBC-



【翻译】

“话说喻总应该已经都知道了吧?”

“如果有个女生天天粘着你,硬要带你上学放学,给你带早饭,还到你家蹭饭;非要你给她讲题目,讲了又不听;喜怒无常,看见有人靠你近点不管男女老少立即挂下脸,跟你闺蜜针锋相对,天天嫌你烦,你对她好点她又马上阳光灿烂……虽然她是个女生,你不觉得哪里不对吗?”

“哦天她一定是爱上我了。”

“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了。”


###

Lo主去高考了 暂停更文qwq 等我回来呀

评论(49)
热度(154)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