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相逢》一个系列。

中年人的日常流水账。半夜写的 改也没多改 有点糙见谅。

***

0.

繁华都市金碧辉煌的灯火映亮了半面夜空。

黑色别克汇入滚滚车流,两点车灯化作游曳的锦鲤。


车里暖气无声地释放着温度,玻璃上慢慢凝结起淡淡水雾。收音机音量调得很低,舒缓的钢琴犹如潺潺溪水倾泻而出。

喻文州扶着方向盘,斜睨了眼副驾驶座上的某人。

王杰希半阖着眼靠在座位上,呼吸很浅。窗外夜色沉沉,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交织连绵成一条河流,浮在他脸上,光影匆匆流淌而过。


1.

喻文州和王杰希都不太能喝酒,所以他接到电话让他过去把王杰希扛回去,总的来说不怎么惊讶。

当年魔术师大大吃了他买的酒心巧克力,分分钟脸色一片潮红,抱着他树袋熊状死不撒手,酒醒后惨遭嘲笑。

自然,王杰希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他冷冷地抬了抬那双大小眼,拿出手机摆弄几下,递到喻文州耳边,一阵诡异的软软的笑声传来。

“第六赛季总决赛后。”王杰希补充,“半夜。”

喻文州:“……你当初考虑过跟我分手,对吧?”

“对。”

“……”


有来有往才是人生。


2.

金色液体注入玻璃杯,泛起厚厚的白色泡沫。

清瘦少年一脸的不为所动:“职业选手不能喝酒。”

他对隔壁那桌林立的绿玻璃瓶视若无睹,一个大写的高冷。


“靠靠靠靠你个大小眼无聊死了谁要搭理你啊我……”

“是你硬拉我出来pk的。”

“……靠!”


嚷嚷归嚷嚷,三个人看着桌子中央那一杯啤酒谁也没动弹,黄少天心有不甘地过了个眼瘾,忿忿不平地卡拉卡拉捏着啤酒罐,起身去上厕所。喻文州和王杰希相对无言。

不知谁先起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起刚刚在网吧里的对战。主要是王杰希和黄少天互殴,喻文州中途也和他来了两盘。

“输得没什么悬念。”喻文州轻松地说,仿佛讲的不是他自己的事。

“……”王杰希那双大小眼颇有点考究意味地停留在他身上,半晌,道:“我和前辈提起过你。”

“……?”喻文州正拿起罐装橙汁,动作顿了顿。他没反应过来,看着王杰希。

“如果蓝雨不打算留下你,你可以考虑一下微草。”

“……你这是在挖我?”

“你很惊讶?”

喻文州想了想,放下饮料。他三分打趣,三分认真:“虽说没有离开蓝雨的打算,但是……荣幸之至。”


“没什么,”王杰希平静地说:“你值得。”


喻文州一怔。


狭窄的小店里挤满了人,墙上贴着花里胡哨的脏兮兮的海报,老板娘打开了电视放着声嘶力竭的广场舞歌曲。

熙熙攘攘纷纷扰扰。


喻文州唇角留了抹笑:“谢谢。”他屈起食指敲了敲装啤酒的玻璃杯:“欠你一杯。”


3.

喻文州驱车带王杰希到家的时候接近两点,两人都精疲力竭,没脱衣服钻被窝里就睡着了。

第二天王杰希感冒发烧。

“感觉怎么样?”喻文州跪在床上,撩起王杰希额发,弯腰嘴唇贴上滚烫温度。原本趴在地板上晒太阳的猫咪跑过来添乱,绕着主人裤腿转圈。王杰希闭眼:“……没事,我打电话请个假。”

“请过了——现在都快十一点了。”喻文州说:“把外套穿上,我带你去医院。”

王杰希听出一丝强硬,抬了抬眉,喻文州温凉的唇贴了一下他脸侧:“快点。”

不太清醒的魔道学者被六星光牢套牢,懵逼地被一阵风吹到了医院。


医生说没大事,只是着凉,平时不生病的人偶尔来一次反而好。他给王杰希开了药,一天吊针。

护士给王杰希扎针的时候喻文州站在旁边,和他说话。成人输液室没什么人,王杰希座位柱子挡着,挺清净。喻文州低头摁着手机,说:“这几天事你都别管了,我来。”

“你不工作了?”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头晕。

“就快大年三十,哪还有那么多事。”喻文州说,“家里东西买得差不多……把房子打扫了就没事了。爸妈后天才到,明天大扫除也行。”

“……”

喻文州半晌没听到动静,反应过来,从手机屏幕上抬头看坐着的那人,觉得好笑:“王给黑,旧年大扫除嘅时候我帮过你喂。”

王杰希脸色沉重依旧,完全不掩饰对喻文州这个不靠谱的人的不信任。


喻文州回家拎了个手提袋来。王杰希已经靠着椅子睡着了。

他从手提袋里拿出毯子展开,轻轻盖在熟睡的人身上,掖紧边角。王杰希在睡梦中哼了一声,没扎针的右手翻过来一把抓住喻文州的左手。喻文州哂然,掀起毯子一角,搭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右手拿着手机玩游戏,偶尔回一两条工作上的短讯。


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看药瓶,快空的时候叫住了路过的护士,指了指,礼貌道谢。

护士利落地把圆珠笔插在前襟口袋上,帮忙换药瓶。她注意到王杰希身上盖的毯子上的大logo,挺感兴趣:“荣耀?”

“是。”喻文州笑答。

小姑娘眸子水亮,莞尔:“喜欢玩这个的人好像挺多的。”

她推着手推车哐当哐当走了。看样子并不玩游戏,多半是男友或者什么亲戚爱好这个。

王杰希睡得不太安稳,身上毯子滑下来,喻文州帮他拉上去盖好,目光落在毯子上,洗得褪色的logo,glory的字样仿佛有那么一瞬熠熠生辉。

这是世邀赛的赠品之一,每个参赛选手都有一份。黄少天曾经向喻文州抱怨过这一套东西logo印得顶天立地,丑得惊人,王杰希难得对黄少天的审美没提出异议,但到底谁也没舍得扔。


4.

当年世邀赛中国队一路赢得磕磕绊绊险象环生。对手强大,队友之间的磨合也举步维艰。喻文州忘不掉那种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张,分毫不能差错,步步不能犹豫,越是迎着刀锋越是要向前。

那次彻夜不眠,喻文州撑着桌沿盯着屏幕,灯光亮得晃眼,他觉得头晕目眩,有点恶心。叶修和张新杰肖时钦拿着资料在某个点上争论不休。王杰希碰了碰他的背,他摇头,丢下句去洗手间就匆匆出门,踉跄着,没走几步,扶着拐角处的墙蹲下来。

一双手从背后伸来攥住他的臂弯,硬把他从深水般的强压与窒息中往上用力提拽。

“起来。”有人口气强硬地要求他。

“……”

喻文州咬紧牙关,撑着发抖的膝盖缓缓支起身子。他眼前发黑,整个人像暴风雨之中难以自控的小渔船,胳膊肘上的力量是全世界唯一的支点。

那人把他拉转过来,按后脑勺,他额头不轻不重磕在某个肩膀上。

“深呼吸。”王杰希声音缓和了点,“好点了没?”

“嗯。”喻文州依言照做,缓过气来,胸口突然爆发的排山倒海而来的压抑逐渐消解。他闷闷地说:“我没事。”

“知道。”王杰希悠然应答,“我有事。”

喻文州笑出声。王杰希松了手,两人分开一些。喻文州没睁开眼,感觉到王杰希带着薄茧的指尖划过眼睑鼻梁和嘴唇。

王杰希吻了他。

两人倚靠默立在空无一人的走廊,整座大楼一片寂静,只有某个角落亮着小小的灯,犹如刚刚平静下来的海平面上的灯塔,闪烁着柔和又坚定的光芒。


后来中国队赢得总冠军那天晚上,所有人都疯了,逮住队长和领队挨个敬酒,叶修直接挺尸,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杯晕过去的,迷糊中听到有人凑在他耳边说“这杯欠着。”

——多亏第二天王杰希细心体贴发了短信,提醒他个醉鬼别忘了这码子事。


5.

王杰希这三瓶水进度很慢,期间喻文州接到父母电话,说飞机临时改签,恐怕明天就要到。他赶回家把房子里里外外打扫一通,带着一身消毒水味儿飘回医院。

第二瓶药挂到快结束,喻文州喊醒王杰希。

王杰希看着落在他膝盖上的保温桶,默默再看向喻文州。

“知道你胃口不好,但总要吃一点。”喻文州说。

“不……”王杰希戳戳桶,表情微妙,“你做的?”

喻文州笑眯眯,帮他扶着保温桶:“是啊。”

魔道学者满脸都是“我内心是拒绝的”。在喻文州的催促下,王杰希勉强揭开盖子,狐疑地嗅了嗅货真价实的香味。他拿着勺子咽了两口杏仁粥,面无表情地评价:“……觉得自己看错你了,喻文州。”

“痴线。”嗤笑。


王杰希慢吞吞喝完粥,喻文州把东西收拾起来。他在外面买了份报纸,丢给王杰希。王杰希翻了几个版面,从火车抢劫案到春运情况报道再到晚上某某公园烟火晚会的广告,兴致缺缺,扭头看人,发现喻文州已经以光速睡着了。

人侧身有点蜷缩在椅子上,姿势糟糕,睡醒多半腰酸背痛。黑色碎发有点凌乱地盖着侧脸,睫毛微微颤抖。

“喻文州。”王杰希眉梢融化,低声。

“……”

大厅里孤单回响着手推车轱辘的声音。刚刚拖过的光洁地面映出模糊人影。晶亮的液体一滴一滴坠下。


6.

车子一震,喻文州醒过来。

“……?”他迷迷糊糊,先被满街的灯光晃了眼。


“怎么了?”喻文州看了看车上的时间,19:57在黑暗中荧荧亮着。他睡得喉咙干涩声音嘶哑。

“附近没停车的地方,等一会儿就行。”王杰希气定神闲,完全不怕停在路边被开罚单。

喻文州挑眉,王杰希手伸过来,替他把乱发捋到耳后,皮肤相贴的地方有点凉。喻文州拽下来,两手捧着,借着微弱的光看人手背上的针眼,指尖摩挲。

王杰希听着车里两人安静的呼吸。


吊针晚上七点多才结束。出来时王杰希跟喻文州说车让他开。

“你不休息?”

“睡一天了,现在不清醒的人是你。”

理由很实在。喻文州妥协了。他确实累的够呛,上车之后王杰希刚把车倒出车位就马不停蹄再次睡着。没想到醒过来这人把车停在马路边。

他不问王道士葫芦里卖的是六味地黄丸还是太太口服液,好整以暇地等他的魔术师给他变出鲜花或者兔子。



八点到了。

像是一声唿哨,然后轰轰烈烈地炸开。

深紫色夜幕上,鲜红的火花四散窜向四周,流光溢彩。

紧接着又是一朵,两朵,接二连三,炸了满天,金色的星星划出弯弯曲曲的轨迹撒了满天。

车外面人行道上有路人捂着耳朵欢笑着跑过去。


喻文州笑起来。

王杰希碰了碰他,他扭过头,刚想张口说什么,笑容凝固在唇角。


王杰希将一只小巧的盒子递到他眼前。

盒子里银色的指环光华流转。

封闭的空间过滤掉一半噪音,所以喻文州能在噼噼啪啪炸成一团的背景音里听到王杰希的话。


他说:“结婚吧。”


7.

电视机里放着春节联欢晚会,歌舞升平。

小孩子们嬉笑着你追我赶,满屋子乱跑。长辈们坐在桌边打扑克,几个小辈在旁边作陪。

厨房里两个劳动力在洗碗。


“你说结婚认真的?”

王杰希甩了甩手上水,喻文州把沥干的碗盘放进碗橱,转身抽了张纸巾丢给他。

“去澳洲的机票已经买了。”王总回答。

“……你还真是胸有成竹啊,杰希大大。”

“你已经答应了,文州大大。”

王杰希丢开纸团,抓起喻文州的手举到人眼皮子底下,晃晃那枚套在无名指上的婚戒。

喻文州心情不错。他捞起筷子指着王杰希:“以后碗谁洗?”

“我。”态度良好秒答。

掰回一局,蓝雨前队长愉悦翘起唇角。

“饭你做。”王杰希冷冷地补充。

“……”


双唇相贴的时候王杰希尝到喻文州唇齿间的酒香。

“喝了多少?”

喻文州鼻尖蹭过他衣领:“欠你的。”


8.

他欠他三杯酒。


第一杯谢他雪中送炭。

第二杯谢他并肩作战。

第三杯……喻文州谢王杰希慷慨至此,余生作伴。


唯有把盏还。


end


感谢阅读。鞠躬。

本系列是随机掉落的……下一篇我也不造什么时候……

啊 要不要征集一个系列名字呢(醒醒)

评论(40)
热度(483)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