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第一棒。据说是科幻人鱼paro。

原设from:自由鸟-《羽翼·深蓝》含改动。没读过原著不影响食用。

瓶颈期好想死啊这只鹅。


**

——“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Chapter.00


光。

少年悬浮在空中,闭着双眼,已经停止了呼吸。

躯体缓缓下沉,周身环绕着璀璨的星光。

浅浅深深、远远近近,亿万蓝色光点汇聚成浩瀚星河,映亮了漆黑的海域,共享呼吸一般起伏、涌动、潮涨、潮落。


深渊里传来飘渺如梦的歌声,越过寂静的原野。


一朵巴掌大的霞水母流转着莹莹的蓝色光芒,从少年脸前游过。

他睫毛倏然一抖。

水母似乎受了惊,不失优雅地一甩须状触手,轻巧地旋转着上升,一串细碎的银亮水泡如流星划出漂亮的痕迹,堪堪掠过少年的鼻尖,转瞬即逝,仿佛温柔的亲吻。


他睁开眼。



Chapter.01


厚厚的云翳堆积在天际,一寸寸压向海平面。

两粒雪白贴着镜面般的苍绿色海水划出弧线,消失在海天交界之处。

码头前沿耸立着一架架红白相间的岸桥,前后堆场各色集装箱堆放得犹如迷宫一般。


风、窸窣声响、光影悄然溜过,天边云层似乎在移动。

空气里浮动着冻得人牙根发抖的凝滞咸腥气味。他聆听着脚步声,仿佛一道影子静静潜伏着。

一、二、三……

影子悄无声息地顺着墨绿色的集装箱滑下,猛地缠住目标,匕首漏出,惨叫和粘稠的鲜血都被封在指间。

第一个。


一个拧断脖子,两个割开喉管。目标们似乎意识到这次对手不一般,开始聚拢。

差不多了。

他唇角上扬,目光却是海水一般的冰凉凛冽充斥着讽意,从高处贴着阴影滑下,开始向粼粼水波退去。


局面犹如停着几颗玻璃珠的镜面。几颗玻璃珠缓慢围绕无形的重心旋转滚动,低沉静默的声响。


“那边有人?”

杂乱的步伐伴随着低声对话由远及近。他忽然听到陌生的脚步声,不由得一愣:援兵?人类?怎么会……?!

警铃大作。


“——什么人?”

骤然打破紧张气氛的问话和悄无声息的子弹同时出膛。

他迅捷如风一般从阴影中滚出,跃起时左边小臂一痛,收缩的瞳孔里映出两个软软倒地的影子——那是两个身着蓝色工装的工人。


玻璃板被瞬间掀翻,玻璃摩擦火花四溅,弹珠噼噼啪啪此起彼伏落了一地。


时间在那须臾似乎停滞不前。他瞬间做出决定,抽出手枪,枪口上一星亮光虚虚一晃,倏然调转指向天空。

“砰!”

震耳欲聋的枪声劈裂了天空。

物体破开海水重重砸入,激起巨大的水花。


头顶水面剧烈爆炸,几乎掀起头皮。

他不觉得痛,瞪着海面上投射下来的光线,眼前慢动作回放几秒前烙印在视网膜上的画面

——两个码头工人和追踪他的那群人足足隔了七八米远。没有人触碰,那两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他叼着匕首,唇齿间溢出细碎水泡,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快扎入海洋深处。




四小时后。

寒风猎猎。高峻陡峭的漆黑悬崖上栏杆围起观景平台,海水拍打着崖脚、碎裂的浪花泡沫飞扬迸溅。

裹着橙色工作服的海滩管理员扶着栏杆远眺,绵长的海岸线尽收眼底。

晚上有暴雨,今早就发布警告,平日游客川流不息的观景楼梯上已空无一人,但预防有不听话的游客翻过围栏到海滩上去,他还是要例行检查一遍。

这是最后的确认。


“……?!”

他一愣,瞪大眼,松开栏杆飞快举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

目力所及都是翻涌的海水,再没有别的东西。

方才视野里明明有一抹阳光般亮眼的金色闪过。

……是看错了?他摇摇头。


躲在崖底的人从波浪里露出头来,注视着管理员转身拾级而下的背影,悄无声息地沉入水中。



海浪一次一次冲上沙滩。

“哗啦。”

金棕色短发的男青年有些步履蹒跚地趟过及膝的海水,脱下湿透的白色T恤,大大咧咧地拧干,没有马上穿,像块浴巾随便搭在肩膀上。

他停下脚步,伸出左边胳膊,按了按小臂内侧,仔细端详着——皮肤下竟隐隐约约凸出一枚小小的硬块。手指压上去时他眉尖一跳,嘀嘀咕咕地骂着什么,抽出腰上别着的一把匕首,拇指象征性试了试锋刃,毫不犹豫便调转刀锋划了下去。

浑浊的海水里渗入一缕丝线般游离的艳红。

他跪在海水里,将刚刚挑出子弹的小臂浸在海水中,嘴唇翕动,像是在计算时间,又像是纯粹无聊之极在自言自语打发时间。


半晌功夫,青年抬起胳膊打量了一下,从水里爬起来,扯下肩上的T恤抖开套上,水珠成串从皮肤上滚落,胳膊露出的地方只留下一道淡淡的伤痕。

漂流腰包里有什么东西嗡嗡作响,他摸出手机,屏幕一闪一闪,跳动着一个名字。

“喂喂喂——”


三分钟后,他翻过景区围栏落到人行道上,整个人都在滴滴答答淌水。

这边已经是市郊,马路上没什么车辆行人。一辆白色奥迪A6L明目张胆靠边违停。他脚底刚沾到红色地砖,那司机就朝他按喇叭,车窗摇下来一半:“黄少!这边!”

他敏捷地蹦过绿化带,拉开车门钻了进去,被扑面而来的冷气冲得一哆嗦。

“郑车干你妈!要死了快快快给本剑圣换暖气!”

“我妈死了五十年了。”开车的人吐槽,一脚油门,向左打方向盘,“不是说你救出那孩子送走,我们在码头接你么?怎么搞成这样?”

“救人的时候甩得不够干净被盯上了呗这还用问吗?”黄少天哼了一声,扯了扯湿透贴在身上的领口:“我跟你说八月份快过去了是嘉世狗出动的季节了,用小孩做实验还真是他们的风格……”他抬了抬嘴角,眼里却没有笑,满是凛冽寒意。

“李远给你发短信没?小家伙安全带走了?”

“收到了,那孩子是叫卢瀚文对吧,安全。”郑轩瞥了眼内后视镜,黄少天弯下腰从座位下面拖出一个电脑包,“黄少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没事。”黄少天漫不经心,把电脑放在膝上打开,“一颗子弹而已在海里泡一会儿就好了嘛,换几条狗命倒是不亏就是可惜抹脖子太干脆便宜了他们……宋晓怎么说?”

“徐景熙刚刚来讯息说警方介入了,看样子宋晓处理干净了。”郑轩扯了扯嘴角,无力补充,“压力山大。对了,他还说你要的诊断报告已经发给你……那两个人类是路过被牵扯进去?你要他们的诊断报告做什么?”

他说完后没听到黄少天的回应,有些诧异。

“果然。”黄少天盯着屏幕,不知道咕哝了句什么,再次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蓝牙耳机里传来一个温和平静的嗓音,不徐不疾,犹如清风拂来。


“少天?”



此时的三十公里外,一辆黑色捷达稳稳停在市人民医院门口。

自动玻璃门向两边滑开,清凉的空气里洋溢着消毒水的味道。

无限天光透过玻璃穹顶倾泻而下,光洁可鉴的地面映出人影憧憧。医院里人来人往,没什么人注意到刚刚进来的人。

最前面的那个明显是带路的,后边跟着一高一矮两人:高个子的那个面相有点凶,矮一些的那个带着斯文的银框眼镜。

那人领着两人穿过大厅,到了电梯旁边。他有些局促,今天的事太奇怪……最后居然还惊动了国安特别行动小组,这神秘的二位没有去案发现场,却要求带他们来医院。

他出于职业素养没有多问……大概对着这位韩组长的脸,也不是太问得出口。


敲响办公室门时,门里传来一声“请进”。

领路那人完成任务,自觉等在门口,韩文清看了他,叫他自己回去,便推开门。

一位年轻医生正端着茶杯站在窗边,见他们推门进来,快步走回桌旁放下茶杯,与他们挨个握手:“韩警官,张警官?请坐。”

“韩文清。”前面那个个子稍高的男人沉声,顿了顿,继续:“张新杰。”

“严格来说我们不是警察。”三人落座后,后面那个叫做张新杰的人扶了扶眼镜,道:“出于对我们工作性质的考虑,也请您今后对我们的谈话内容保密。”

“明白,李主任和我提过。”医生回答。他拉开抽屉,取出一份资料:“长话短说,这是你们先前问起的三小时前送来的两位病人的诊断报告。”

“如你们所见……头部没有受到任何重击,但是……”他拿着一支红笔在CT扫描图上画了一个大圈,“出现了大面积的ICH——颅内出血,弥漫整个脑部。”


韩文清翻动着纸页,眉头紧蹙,没开口。

“——有没有可能是脑溢血?”张新杰没有表态,追问。

“绝不可能……噢,我指的不是同时脑溢血的概率……如果你们特地来一趟是为了问这个。”年轻医生脸色苍白,挺文弱的模样。他看上有点不安,咳了两声。-

“两位患者分别是二十五岁和二十八岁,血管柔软度良好,却不约而同平白无故出现上百个出血点……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出血点分布均匀,就像有人在他们脑部引爆了数百个提前设置好的微型炸弹。”

“如果你们愿意把这叫做巧合……”医生为难地笑了笑。


两个“警察”没多坐,又了解了些情况便告辞了。

韩文清沿着医院大楼门口的台阶快步而下,偏头对紧跟着他的张新杰抛出问句:“确定?”

“理论上确实没问题。”张新杰说:“但没有人试过对人使用。如果他们已经训练出了专门的杀手……开始把这一招有意识地当成武器使用,那就麻烦了,恐怖袭击或者暗杀都轻而易举。”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他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扣上安全带时开口:“叶修在哪里?”

“上次打电话到兴欣,说他在G市讲课,回程应当是今天的飞机。”张新杰坐进副驾驶座,略思索后回答。

“联系他。”言简意赅。

医生捧着杯子站在窗口,俯视着楼下调转方向开出停车场的黑色捷达。他白大褂胸口别着的胸牌上“徐……”一闪,没在反光里。


====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您乘坐的由G市飞往M市的CA8175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您从18号登机口上飞机。”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您乘坐的由G市飞往S市的CA8183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您从21号登机口上飞机。”

“各位旅客请注意……”

偌大的机场大厅亮如白昼,登记柜台前排起长长的队伍。

大厅里回荡着广播声,伴随着行李箱轮子滚动和人交谈的嘈杂背景音。

黑发青年一边拖着旅行箱随着队伍龟速前行,一边接着电话、点头应答。他看起来二十出头,浅蓝色polo衫米色长裤,休闲随意。

“好,嗯……我明白了。”他盯着空中某个地方,轻声:“……你也稍微小心一点……知道这件事是意外惊喜,但如果我猜错了……总之下次不能再这么冒险了。”

他看了眼腕上手表:七点零五分。

“今晚?不好说……原本是八点四十登机,看天气是要延迟,不知道什么时候……”

他挂电话的时候队伍正好挪到柜台前。


“谢谢。”青年微笑,递上身份证。她接过,翻过来核对信息。


——喻文州。


-TBC-

Chapter.02



我居然也堕落到了三天写三千字的地步……感觉不跨过这个坎我再写不下去orz……

老叶愉快地失去了所有戏份。


艾特一下剧组成员。感谢大家连日来的努力。

 @初枕籍  @埃维酱油  @蓝雨未歇  @銀色風鈴 

以及谢谢组织@白曜 支持 最爱你了药药!我要吃药!

评论(7)
热度(52)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