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滢 点的缩小梗。181cm周,176mm喻。

纯聊天记录摘录 更新掉粉系列 标题随便起系列 等着被殴打系列。


**

轮回宿舍楼外面有棵会开花的树。

周泽楷在第六赛季的春天看到它的花,粉粉白白,娇艳动人。他宿舍在二楼,推开窗户伸出手,能摸到满枝缤纷。


第六赛季表面平静无波,对周泽楷来说,他的人生却发生了两个重大转折。

第六赛季江波涛转会到轮回。

同一年,杏花开过后,某个神奇的清晨,周泽楷拉开他的书桌抽屉,看到一条光溜溜的小喻。


他“啪”地撞上了抽屉……觉得自己一定还没醒。

至于喻文州,被他震醒又震晕过去。


那时候他还没看出那个小人是蓝雨的队长。周泽楷确认这件事之后整个人受到严重惊吓,内心江波涛汹涌。


两个人勉强冷静下来坐下谈谈。一个脊背僵直正襟危坐,另一个盘腿坐在桌上。喻文州像裹着浴袍一样镇定自若地裹着一条面巾纸做自我介绍。周泽楷当然认识豪门蓝雨的队长,点头说:“周泽楷。”想了下,补充:“轮回。”

喻文州居然笑了出来。他揉了揉鼻子:“蓝雨和轮回下周有比赛,没想到能提前见面,幸会了,周队。”



喻文州语气轻松地开了个玩笑,打破了微妙的气氛,周泽楷肩膀放松下来,尽管喻文州的话里隐含着更严峻的问题。这个人很神奇,再玄幻的事在他的气场笼罩下似乎都顺理成章不值一提。


“小周……你能帮个忙么?”喻文州说:“帮我……裁一下。”他抬了抬裹着远远盖过脚的纸巾双腿,就像被丢上岸的鱼无奈地摆了摆鱼尾。

像条小鱼,可以养在水杯里的小鱼。


最后周泽楷有点笨拙地帮喻文州裁了个迷你裙。



江波涛进过周泽楷房间,打招呼,问他要不要一起吃早饭啦,今天休息日怎么安排还要不要训练啦,之类。

他敲门的时候周泽楷就被吓了一跳,喻文州摆了个嘘的手势,指指墙边的橱柜。周泽楷略一犹豫,还是朝喻摊开右手。喻文州提着蹦了一下,不习惯软着陆,差点扑倒在周泽楷掌心里。周泽楷条件反射伸出左手一挡,喻文州扶着他的手指笑着说多谢啦。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

掌心里有个活物感觉很奇怪,他想起念小学的时候同桌买了一只仓鼠带到学校来,见他一直好奇盯着,就大方地把小仓鼠放到他掌心里。

暖暖的,软软的,小小的,会动。捧着怕摔了,捏着怕伤了。这时的感受和那时还真是一模一样。


周泽楷小心翼翼托着喻文州,拉开柜门,把他放上去。喻文州提着裙子,哒哒哒跑到柜子里面躲着。



江周对话时周泽楷各种僵硬,眼睛不由自主溜向江波涛背后的柜子。江波涛被他看得发毛,终于没忍住回头望了望,奇怪地问周泽楷在看什么。周被他动作吓得差点心脏骤停,迷茫地看着江波涛。

两人无言对望了半天,江波涛败了,说了几句就退了出去。周泽楷总算松下一口气。周氏升降机赶紧把小小喻救下来。




晚上喻文州就睡在周泽楷的抽屉里——周泽楷把抽屉清理出来,铺了衣服,怕他窒息还没把抽屉关严实。喻文州钻进抽屉,仰头跟他道晚安。

“今天麻烦你了。”喻文州忽然说。

周泽楷摇头。他上床熄灯躺下,翻来覆去,闭眼黑暗中浮现出小小喻跟他道谢的样子,猛然一个激灵,差点坐起来。

……喻文州好像在不安。本来,突然变小了,还出现在另一个人抽屉里……周泽楷又犹豫了,就算现在爬起来,能跟喻文州说些什么呢?

明天早上再说吧。他这样说服自己,心里却也没底。


第二天早上抽屉是空的。

周泽楷困惑地看着抽屉里铺着的衣服,迟疑伸手在抽屉里摸了摸。

……做梦?不不不,这已经上升到梦游了……


迷迷糊糊恍恍惚惚。



到了和蓝雨比赛的那一天。周泽楷站在台上,蓦然紧张起来。赛前两队握手。周泽楷一直低头盯着脚尖,喻文州手递到面前,周泽楷握住。

“幸会。”对面的人说。

“……”周泽楷抬头看他,喻文州抿着唇角对他微微一笑,轻轻用了下力握了周泽楷的手,松开。周泽楷心一跳,似乎收到了个讯号。


不是做梦,是真的,小小的喻文州曾经落进过他的抽屉。

周泽楷像吃了颗定心丸,嘴角不自觉上翘。



那周的休息日早晨,周泽楷又在抽屉里找到了喻文州。



从此以后每周一会成了两人共同的秘密。喻文州借口回家,在缩小前一天晚上会借口回家先离开俱乐部,但为了尽量不露陷,拜托周泽楷帮他登一下QQ,免得人家觉得他失联了,手机不能接也没办法。

大多数情况下是黄少天找他说话,他就口述内容、请周泽楷帮他回,或者干脆用语音,只是身体变小之后声音也变小了,传语音要靠吼,嗓子吃不消。

有时候黄少天会跟他聊到战队内部的事,周泽楷不回避不合适,喻文州只好提着小裙子辛苦地在键盘上跳来跳去。还好黄少天正经话少垃圾话多,不太需要喻回很多话,一句“回去详说”也能打发。

除了对话,喻文州还拜托过周泽楷帮蓝溪阁抢boss,这事儿不太合适,所以只有一两次。好在喻文州主要任务是语音,不是抄起板砖上去拍人,周泽楷操纵角色躲在后方,飞快地把他的指令传达出去再放两次技能就足够。稍稍熟悉术士基本操作,对周泽楷不是难事。


——只是有次差点露陷。

那回蓝溪阁跟中草堂混战,防御线险些被突破。周泽楷眼角捕捉到有技能放过来,神经一跳,下意识操作角色一闪,电光石火之间技能duang了回去。黄少天的文字泡立即挤进来:“靠靠靠靠王杰希是你吧我就知道是你你这个阴险小人!!!!居然趁本剑圣忙跑来偷袭!!!!快给我从天上下来你有种下来正面刚——!!!!!”

剑客和魔道学者战成一团,周泽楷赶紧操作术士躲远。

一旁的喻文州暗叫不好。

果然那次抢完boss,黄少天就缠过来说话,冷不丁冒出句:“队长你最近训练效果不错啊感觉快了好多是我的错觉吗?”

喻文州很想冲着电脑喊没错就是你的错觉。


黄少天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他只是在那瞬间察觉有点不太对,哪里不对也说不上来。本来又不是在职业联赛赛场上,不需要拼手速,喻文州的手速完全够用,没人有机会发现他突然变快了。



喻文州不让周泽楷多帮他是因为他们是对手,这么做有点为难周泽楷,也是为难他自己——让敌队直接了解他的指挥总是不太好的。周泽楷帮轮回工会打boss的时候他也不会围观,拜托周泽楷把他放到窗边,隔着玻璃看外面。

周泽楷抢完boss,抬头喝了口水,无意间看到喻文州小小的背影,忽然有些过意不去。

喻文州却依旧一脸轻松,说他挺喜欢这么呆着的:“也只有到了你这里,才有得清闲呀。”



两人在一起还有不少时候是不盖被纯聊天。

大多数时候当然是喻文州在说话,周泽楷安静地听他说各种各样的事。

周泽楷请喻文州吃过东西。他家亲戚有回送了两盒目测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进口巧克力,他分给战队里的人,给喻文州也留了一份。

……至于怎么吃,就是另一个难题。

不管怎么分,好像对喻文州来说都有点大。周泽楷看着铺在桌上的面纸上那被大卸八块小卸十六块的巧克力,愁。

“寄给你。”他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若有所思,没吭声,哒哒哒到巧克力旁边,伸出手指,戳——

“……”

“好甜啊。”喻文州吮了下手指,说。

周泽楷耳朵有点热。他鬼使神差趴下来,戳戳巧克力,有样学样吮,想了想,说:“好吃。”

喻文州笑得双眼弯弯。



这个夏天蓝雨得了冠军。那天晚上很热,莫名地热,周泽楷没睡着,过了零点爬起来拉开抽屉,软软白白小小的一只喻文州趴在里面。周泽楷开了灯他也没醒,脸颊通红哼哼唧唧。

周泽楷鬼使神差,伸出手碰碰喻文州的脑袋。小小喻哼唧两声。周泽楷莫名其妙高兴起来,趴在桌沿上,再碰碰,碰碰碰碰,昏迷状态的鱼突然一个打挺抱住指尖蹭来蹭去。

周泽楷:“……”


做坏事被抓包了,卒。


第二天早上酒还没醒毒还没解的喻文州双眼迷离,在周泽楷桌上打滚。周泽楷顶着黑眼圈,木然看本赛季的冠军队队长表演三十六式连环翻滚。



一年时间流水似的哗哗就过去。

江波涛成为轮回副队长,轮回战队逐渐成形,进入磨合期。周泽楷的生活就是荣耀、队友和抽屉里那个小小的秘密。

杏花又开了。

开花那个早晨周泽楷特别开心。他记得喻文州说广州没有杏花很想看看。


但是那天早上喻文州没有出现。

周泽楷愣愣地望着空空的抽屉,看向桌上的台历,日子没有错。他慢慢关上抽屉,再拉开。

没有。还是没有。


一如他一开始不敢相信喻文州的出现,周泽楷不敢相信喻文州就这样消失了。

就像一场长长的梦。


周泽楷呆了一会儿,拍了张杏花的照片。然后在选手群里翻到喻文州的QQ,发了过去。

他没有喻文州的号码,甚至连喻文州的QQ都没有加。


……真的是梦?



“花开了。”他一个字一个字输进去,发送。

好久那边都没有动静。周泽楷握着手机,有颗小石子咚地落进心里的湖面,圈圈涟漪荡起。

手机铃声倏然响起,他惊醒。屏幕显示是陌生号码,来自……广州。


“很漂亮。”那个熟悉的声音穿过手机传入耳中。

“嗯。”周泽楷找不到什么话好回答,只好朝空气点了头。

“像做梦一样。”喻文州说,“周泽楷……”


“——你想醒吗?”


周泽楷举着手机贴在耳边,他望向窗外,微风吹过,粉色的花瓣细细碎碎旋转着飘向晴朗的青空。


“不想。”他回答。


喻文州,再做一场梦吧。


-END-


本来只是想跟小伙伴说说的 结果发现那个“和别人讲了剧情就写不出来”的尿性又发作了ORZ 最后自暴自弃地复制粘贴了聊天记录……

点文的姑娘殴打我吧 另点餐也可以x

评论(34)
热度(133)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