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原著向 又玩时空梗 黔鹅技穷

**

 

1.

 

来自 不期而遇 的好友申请:江副你好,我是喻文州。

 

接受/拒绝

 

 

2.

 

包间里冷气挺足的,江波涛却有点出汗。

红灿灿的汤底咕嘟嘟冒泡,食物在汤里翻滚沉浮,散发出危险又诱人的味道。

 

对面蓝雨队长没穿队服,浅蓝色纯棉T恤,少了点成熟稳重,多了点随意轻松。他一边侧耳听着黄少天说话,一边用漏勺把食物捞起来,放到眼巴巴趴在桌边的卢瀚文碗里。

江波涛知道喻文州吃辣能力一般,胃也不是太好,但常常嘴馋想吃辣——这人在“吃”这方面幼稚程度会直线上升。

 

“江?”周泽楷突然冒出一句,把江波涛的视线硬拽回来。安静的美男子转动眼珠,看了看江波涛,看了看喻文州,看了看火锅,安静地抄起漏勺。

轮回队长因为寡言少语常被人误以为是性格孤僻或者交际障碍,但其实这人一点问题也没有,江波涛有时甚至怀疑周泽楷比自己还清明、只是什么都不说。

 

那件事……因为太不可思议,所以他对谁都没提起,唯独对周泽楷含糊地透露过。他家队长听了之后,眨眨眼,只问了他一个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喜欢?”

 

你喜欢喻文州?

 

直击核心。江波涛捂着心脏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

 

 

3.

 

江波涛收到喻文州的好友申请时选手群正热闹。

 

他踩着拖鞋从浴室出来,走到桌边坐下,用毛巾揉着滴水的头发。QQ群已经99+,看样子他错过了不少好戏。

蓝雨相声社每次在外面聚会都会闹出段子。这局真心话大冒险黄少天输了。李远兴高采烈跑到群里发了段名字叫“黄少版千年等一回”的音频。黄少天追杀而至,大喊“笑屁啊你们这群魂淡!李远你个吃里扒外的给我等着等着等着!再来一局再来一局再来一盘!谁给我逮住了就等着死吧!”。

一群人排队发【拍桌狂笑.jpg】,喻文州跟在最后,并补充了一句:“少天已经冷静下来了,请大家放心”。

 

头像和QQ号都一样,是喻文州没错。江波涛通过了喻文州的好友申请——但依然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喻文州那边很快来了消息:“江副晚上好,打扰了。”

江波涛敲下“晚上好!喻队太客气啦,我这会儿没什么”,还没敲完,屏幕又跳上一句话,让他结结实实愣住了。

 

“俱乐部应该已经跟您提过周日采访的事了吧?这次打扰是想在正式采访之前和您做一个大致交流,您今晚有空吗?”

 

……采访?

江波涛不由自主瞥向热热闹闹的选手群,挠挠头,明白过来。

 

唔,配合一下吧。江波涛笑了。

 

键盘啪嗒啪嗒,屏幕上没敲完的话被消除掉。

江波涛:“喻记者客气了,我今晚没什么事。”

那边发来一个笑脸。

 

江波涛桌上摆着的小盆绿萝在空调风里晃了晃叶子。 

如果这时候江波涛脑子一抽,去翻翻他的好友列表,会看到两个头像一样昵称一样QQ号一样的喻文州躺在他的列表里。但是事情就是这样阴差阳错地发生了。

 

就像你在街角恰巧碰到红灯,无意间抬眼看到对面咖啡馆门口的一盆绿萝。就是那一眼,以后你每次走过这里都会看到它,看它舒展开枝枝叶叶,看它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微笑,甚至与它叶片下难得一见的白色小花不期而遇。

 

 

4.

 

以往江波涛对喻文州的印象和一般人没什么区别。蓝雨队长,手速一般但是精于战术,温文尔雅,成熟稳重,人很好相处。

他们两人交集不是很多,如果不出意外,以后也会继续当没什么特别关系的同行兼对手。

 

江波涛第二次被喻记者敲了之后陷入困惑之中,直觉告诉他喻文州是认真的。实际上,上一次喻文州也不像是开玩笑的语气,结束时也没有说明这是游戏,以他的处事作风应该还会和江波涛道个歉说打扰了什么的。

……那么,是真的?这个结论太不可思议了。江波涛握着鼠标,看着喻文州敲给他的话,沉思着。对话框里的光标跳动,好像十字路口倒数的绿灯,询问江波涛是冲过马路还是停下脚步。

江波涛徘徊半晌,终于回了喻文州,紧挨着又发了一句:“喻记者以前来过S市吗?”

“来过,不过基本都是出差做采访,没有好好玩过。” 喻文州开玩笑似地说:“江副给我介绍几个特色小吃?”

 “没问题啊。”江波涛爽快答应。

 

这是江波涛第一次向喻文州主动出击,不是最后一次。和喻文州聊天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喻文州本人又很有趣,逐渐熟悉后他常常展露出江波涛意想不到的某一面。

江波涛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开始关注起他原先认识的那个电竞选手喻文州,甚至不知不觉靠近了蓝雨队长,好奇地比较着两个人。

两个喻文州头像昵称QQ号都一模一样,都比较少用空间,但每天都会签到查看星座运势、偶尔往空间相册里存点照片。

喻文州喜欢旅游,喻记者比喻队长会拍照片,但热爱美食的程度不相上下。

 

江波涛不太向另一个世界的喻文州打探那个世界的荣耀的情况,只是知道在那个世界自己依然是轮回的副队长,而喻文州不再是蓝雨的队长。他只试探地问过喻文州玩不玩荣耀。

“玩啊,我挺喜欢术士的,以前还考虑过做职业选手呢。”

“那为什么没有?”江波涛问出这句话,忽然觉得不是太合适,但是那边已经回了。

“嗯……出了点小意外,”喻文州语气轻松,“不太能从事手上操作要求高的职业了。”

江波涛手指放在键盘上,不太知道怎么说,这对他来说是极其少见的事……他想起了这个世界的蓝雨队长,心情莫名有些复杂。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选择当记者?”喻文州又敲了句话。

“……那为什么?”江波涛知道喻文州在缓和气氛,从善如流地接话。

“因为喜欢啊。”喻文州答,“可别觉得记者比你们电竞选手轻松,想从江副身上套点干货也不容易。”

江波涛笑出声。

 

过了几天微博上直播采访蓝雨队长,有网友问喻文州,当初也许选别的职业可以更从容更成功,为什么要选择做职业选手呢?喻文州回答是因为喜欢。

比起权衡利弊,有时更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有什么不可以呢?而且他有自信不会比任何人差。努力辛苦不算什么,哪怕他选了其他职业,也会一样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这就是喻文州,江波涛想,不管有多少个平行世界,其实都只有一个喻文州。

 

5.

 

“前辈。”

“小江。”

趴在阳台栏杆上的某人转过身。

江波涛反手拢起身后窗帘,走到喻文州旁边,盯着人夹在右手指间的烟,微笑眨眼:“今天就不要抽了吧?”喻文州抿了抿唇,顺从地说好,拿烟的手却搭在栏杆上没有动。

大多数人是不知道喻文州也会抽烟的,但是江波涛知道,他还知道喻文州喜欢哪个牌子的薄荷糖——小铁盒子正沉甸甸地坠在他的裤子口袋里。

今天是插在紧密的职业赛程中的商业性友谊赛,双方都是意思意思,打得好看就好,给喻文州压力的恐怕是蓝雨这个赛季不太乐观的现状。

 

江波涛站在他身边,垂着眼,左手漫不经心扶着栏杆。

像小孩子玩一样,手指沿着钢管一步一步“走”过去。江波涛默数一二三四,按住逐渐加速蹦跶的心脏,手指碰到喻文州的那瞬间停了停。

喻文州没有反应,不动不说话。江波涛瞥向他,看到人转过脸、唇角上扬。

 

“给点反应?”江波涛说。

“江副真会玩。”喻文州声音有点颤,像是忍着笑。

“喻队谦虚啦。”江波涛忍不住也笑起来。他轻轻握住喻文州的手腕,拇指在内侧小心翼翼摩挲。

“等……”喻文州阻止的话说了一半,小铁盒子“啪”地在他面前打开。江波涛递上糖,一脸无辜。喻文州眼里的错愕很快化成一汪春水般的了然和愉悦。 

江波涛告白成功那天晚上得到了一个薄荷味儿的吻。

 

 

6.

 

晚上十一点半蓝雨全队回到落脚的酒店。

黄少天先去洗澡,喻文州坐在床上玩手机,他打开手机聊天记录,翻了翻,忽然微微蹙眉。

 

消失了,那些奇怪的聊天记录。

 

喻文州也不记得是从哪天起,早上起来手机里突然出现了大段和江波涛的聊天记录。他的确有设置电脑聊天记录同步到手机,但问题是他根本没有和轮回副队长聊天的记忆。

难不成是半夜梦游拿手机聊的么?可有些时间可不是在半夜,而且记录里他自称是个记者,就算他是梦游,那头江波涛怎么不提出质疑?这算哪门子灵异事件。

能想出的解释只有两个。要么是他疯了,要么这就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江波涛和喻文州的对话,只是莫名其妙同步到了他的手机里。

 

这事对他没有造成影响,没必要告诉别人。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咽下这个秘密。

聊天记录里那个喻文州除了职业和自己不同,从平日的喜好习惯到说话的风格、考虑问题的思路,几乎哪里都一样。他简直要错觉是自己在和江波涛说话。

这种感觉很好玩。他不知什么时候消化了最初的惊诧迷惑,开始饶有兴味地旁观自己和江波涛的交流,以至于几乎成了习惯。当某天江波涛真的在群里和他打了招呼时,他习惯地回应了。

两边都没意识到彼此的语气熟稔亲近。

 

俱乐部对门的餐馆门口多了盆绿萝。主人勤浇水,新鲜碧绿的叶子在阳光下静静舒展生长。

 

 

7.

 

“距离上次采访也有一年多了,江副别来无恙。”

“喻记者辛苦。队长他们马上就到。”

 

喻文州坐在酒店房间里等他的采访对象,出乎意料地某人先到了。江波涛主动向他打招呼,怕他尴尬似的热络地和他聊天。

“喻记者来过S市吗?除了工作之外?”江波涛问。

“……”喻文州抬头看他,微微一愣,随即笑了:“没有。江副不介意,给我推荐几个特色小吃?”

“没问题。”江波涛爽快回答。

 

他身后橱柜上一盆绿萝枝节生长垂挂下来,窗户开着,它的枝叶在微风里轻轻摇晃。

 

-END-

 

明天是音七太太 @乱红不语_十年夜雨赋星辰 

这篇文一直改一直改改得整个鹅嘎嘎叫 但依然是个渣

查了很多资料都不能把握好江副 真的觉得很难过 超级对不起兔砸 也对不起花时间看这篇文的各位

这里先道个歉【土下座】

评论(21)
热度(63)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