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喻文州生贺24h花式吃鱼活动,10:00

主题是“当你听见一只玩具熊对你说话时你会做什么”

梗源日综人类观察 脑洞丧病 慎入


=====

1.
黄少天先生心情不太好。
刚刚和心仪对象告白成功,策划新节目颇受欢迎,休假时天气好得不得了,如果不是十连抽无sr他几乎怀疑自己成功偷渡到欧洲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全怪那条莫名其妙的微博。

他决定还是要发条消息敲一敲自己的老同学。

 

2.
去了上次观察节目去的人形馆,环境和气氛都是绝赞!居然还看见了节目上那个小哥,简直超帅超可爱啊我天!就是没好意思上去搭话,倒是跟老板聊了一会儿。老板哥哥节目上没什么镜头,其实意外地好看!那个气质简直没法说!妈妈我恋爱了~[哈士奇]

 

3.
金色的阳光洒进小小的店门,柜台边、门口锦簇的花团上挂着水珠,水灵娇艳。
桌上、椅子上、玻璃橱柜里、装饰性的壁炉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娃娃,阳光透进来的时候一双双美丽的眼睛映出温暖的光彩。
年轻的店主拄着扫帚,把单开玻璃门上挂着的小木牌翻了个面,露出灿烂的向日葵。他推开门扫地的时候门上挂着的淡蓝色风铃摇晃着吐出一串细碎的清脆音符,他转过身,门在身后轻轻合上——“哟嘿!!!”
某人的脚堪堪卡进门缝,紧接着“咚”地一声闷响。
气喘吁吁。千钧一发。意义不明。
风铃吱哩哇啦惊恐乱叫。

“……”
“哈哈哈哈哈!”
店主先生的问话被淹没在爽朗的笑声中。他忍俊不禁,向捂着额头的不速之客点点头。

“早上好。”
“早上好!”

这位不速之客一头金色长毛,戴着耳钉,校服大敞,膀大腰圆……不,看起来并不壮实,只是又高又瘦,就像一根不会弯腰的筷子。店主装修的时候只关注了审美需求——他确实也没有过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客人——这直接导致了这位目测一米九的壮士第一次来就结结实实地撞上了门框。


不过连续撞十几次门框就绝不是因为老板考虑失当了。


店主先生沉思。他是该提醒对方进门要低头,还是默默把被撞松的门框钉牢固?

金毛壮士这会儿正咧着嘴捂着泛红的额头,哈哈大笑,元气满满。
柜台上的手机无声亮起。

【from 夜雨声烦:文州文州文州!你怎么不跟我说!那家伙又到你的店里去了?!】
【from 索克萨尔:那家伙?】
【from 夜雨声烦:你别装啦我看见微博上有人去你店里拍的照片了!你没事吧没事吧没事吧那个傻流氓是不是因为节目的事情找你麻烦了?你跟他怎么说的?】
【from 索克萨尔:没事呀,他没怎么样。】
【from 索克萨尔:嗯……我跟他说,注意一下店里的地毯不要嗑瓜子。】
【from 索克萨尔:还有,他每次进门的时候都会撞门框。改装修的话有点困难,也破坏最初的设计,但是如果直接提醒他进门要低头弯腰会不会太失礼了?】
【from 夜雨声烦:…………………………………………】
【from 索克萨尔:?】
【from 夜雨声烦:他来了几次了我靠靠靠靠靠???!】
【from 索克萨尔:每天都来啊。】
【from 索克萨尔:你说他的笑点会不会长在额头上?】
【from 夜雨声烦:……你的意思是他每次进门撞到门框都会笑吗?!!】
【from 索克萨尔:nice耶少天你居然get到了。】
【from 夜雨声烦:你走开。我怀疑我认识了一个假文州,用了一个假QQ。】

 

4.
要说事情的起因还是大半个月前黄少天打给喻文州的一个电话。
——他拜托他大学时的好哥们儿协助一次他的工作。
“我们不会随便动你店里的东西的真的真的真的!”黄少天唾沫星子仿佛能带起火花沿着电话线烧到喻文州耳朵边上,“就是让人偶和顾客说话然后记录一下他们的反应而已!我们负全责绝对不会让你跟你的娃娃有半点事!”
喻文州烧得耳朵疼,手机换了边,同意了。

黄少天志得意满,可是节目录制正式开始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

“姐姐!姐姐!”
穿着校服的女生眼神惊恐地环顾四周,慌不择路地往门口走的时候还险些撞到进门的人。
“你没事吧?”翻着书装作一无所知的喻文州看不下去了,站起来温声问道。他被摄影机对着的不适感已经缓和了不少,甚至同情起在车上窝着的工作人员们——他们在车上候了六个小时了,好不容易等到单独逛店的小女生,却一连吓跑了两个。
“……”女孩子侧身挤出门,跑了。
……第三个。要是当初黄少天没听他的把人偶换成布熊,这群女生会不会当场尖叫昏迷?
哎呀,现在的小女生都这么没有少女心吗?

第四位客人站在门口,“哎哎”地喊了半天,不知道是喊那个女生干什么,一回头“咣当”一下结结实实撞在了门框上。
“哈哈哈哈哈好痛哈哈哈哈哈……”
某人像看见白雪公主的小矮人仰起头好新奇,感觉自己本来就略显拥挤的小屋骤然又缩小不少。
哎呀,现在的小男生都长这么高吗?

黄少天觉得好友重点全错。这个高个儿大金毛看起来不像是来买娃娃的,像是收保护费的。
你店里常会来这种客人吗?黄少天握着手机有点愁。
不常来,不然我一定把门修到一米九呀。喻文州回答。
重点全错。

 

5.
箭在弦上,话到嘴边,外卖上路。
“那边的同学——”玻璃柜旁桌上的熊出声了。
店主先生把玻璃杯擦了第四遍,感觉到熊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悲伤。
客人好像没听见,插着口袋,晃晃悠悠,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眼见越走越远。熊急了,扯着嗓子叫:
“那位同学!同学!帅哥!小帅哥!”

听见帅哥的一瞬间金毛刷地一下回到柜子旁边,咣当一跪,两眼放光地扒着桌沿。
“是你喊我吗?”
柜台上的咖啡轻微颤了颤。喻文州托腮思考自己是该对这声大喊稍作反应,还是继续当背景板装死到底。

“是的哦,是我在和你说话哦!”“熊”喜极而泣。
“老板你们家熊会说话!”金毛掉头喊。
喻老板:“……”他眨眨眼,露出一个足够让黄少天掏钱请他吃饭的困惑微笑:“什么?”
“你们家熊说话啦!”金毛兴奋。
熊崩溃:“呃,只有你能听见我说话啦!你不要喊!”
“欸,为什么?”金毛好奇。
“……因为,因为我只想让你听见啊。”熊小声说,“你陪我聊一会儿天好不好?”
“你为什么不想让老板听见啊,”金毛配合地鬼鬼祟祟地压低了声音:“他虐待你不给你东西吃吗?”
“……呃,”熊声线颤抖起来,“没有啦,老板他人很好的……”

不不不,难道重点不是玩具熊为什么要吃东西吗?这位同学你是不是对这个设定接受得太快了,居然分分钟开始自由发挥?!
“我也这么觉得!”金毛咧开嘴:“这家店的老板长得真好看,一定不是坏人!”

这个结论也不能接受!小朋友你的思想不是一般地有问题!
“……啊,啊,对了,你多大了?”熊强扯着绳子把这条脱缰的金毛努力往回拉:“还在读书吧?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这里女孩子来的比较多吧?”
“我叫包子!今年十八!”金毛大大咧咧:“我想谈恋爱所以就来了!”
“???”

 

6.
金毛和熊玩得很开心,虽说可能只是他单方面的开心。这位小朋友的爷爷奶奶年轻时估计是优秀的游击队队员,路数异常诡谲离奇变幻莫测。问他为什么来这个女生爱来的店,他说来找人谈恋爱;问他有没有好朋友,他说他有老大罩着,还撸袖子给熊看他胳膊上的纹身以自证;问他喜欢做的事,他说喜欢打瞌睡、打游戏、打架。他还经常冒出一些出人意料的问题,打乱人的节奏,比如问玩具熊是哪个星座的……

可去你大爷的。谁知道这只玩具熊出厂日期是哪一天。

人熊对话的时候喻老板全程背靠着柜台坐着,憋笑憋得辛苦。


不过,因为这位回答者凭借清奇的脑回路也讲了不少有趣的话。忽略对问话者的精神摧残,问答总体进行得比较顺利,只是到快结尾的时候出了个意外——小金毛突然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忙忙跑了出去,直到他消失在茫茫车流中,濒临精神崩溃的工作人员才如梦初醒地跳了起来。

还没告诉他真相呢!

喻文州给一脑子浆糊的黄少天打了一支强心针,轻松地安抚好友。没事啦,剪辑掉不合适内容再播出的节目对他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他看到节目找过来的话我跟他道歉请他吃东西就好。
黄少天愁得很。喻文州这家伙智商绝对超群,但某些时候脑回路简单到仿佛只有一条单行道直通罗马。他还不是担心那个一脸流氓样的家伙找喻文州麻烦么?要是出了事他多对不起这个朋友,偏偏喻文州自己完全不当回事——说到底喻文州你不要总是把你吃货的思考方式安到别人身上好吗?在你的脑子里早就世界和平连联合国都解散了吧?!

 

终于,黄少天还是拍板把金毛和后来拍摄到的几个妹子的视频剪成了一期节目。节目反响不错,许多女观众表示相当喜欢金毛——长得帅,说话又好玩,第一次见到这么有童心的男孩子,哎呀可爱可爱真可爱。

那是因为老子剪掉了他来人形馆撩妹的事实和胳膊上的纹身!黄少天恨恨地啃着喻文州送他的手撕卤味猪肉脯加着班,没忘发消息叮嘱喻文州如果被找麻烦了一定要联系他。

防不胜防。

 

-TBC-

 

(下) 

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去医院复查了 不一定回得来 就酱(溜)

轻轻艾特一下11:00的 @长安常玦 

评论(3)
热度(39)
  1. 米花花Stan金黄酥脆企鹅球 转载了此文字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