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喻文州生贺24h花式吃鱼活动,16:00

(上) 

=====

《黑灯瞎火》(下)

 

7.
长期作战后好不容易盼到一个假期。喻文州逮着这空闲,终于主动给黄少天传递了个消息。只是……黄少天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眨了半天眼睛看清屏幕之后立即就产生了把手机扔出去的冲动。

【from索克萨尔:包子今天早上没来。我有点担心。】
【from夜雨声烦:谁谁谁?你说那个小流氓?你还担心起他来了?他不来骚扰你才是好事吧?!!!】
【from索克萨尔:不是啦。我昨天跟他聊了一会儿,跟他说让他去好好上课,他大概是听我的话真的去了。】
【from夜雨声烦:你发挥嘴炮神功劝成功了不是挺好的吗?拯救了个熊孩子喻文州你可以啊不愧是辩论队队长……不对不对不对,那你还担心个啥?】
【from索克萨尔:我有点担心世界要毁灭了。你说今天早上太阳是东边升起来的吗?】
【from夜雨声烦:……您呼叫的用户不在用户区……】

爸爸还在床上躺着呢,你说我知不知道太阳从哪边起来的?!黄少天开始怀疑喻文州在玩他。没错,就是在逗他!这个水瓶座憋太久里人格又出来遛弯了。他果断把手机调了飞行模式塞回枕头底下,蒙头睡回笼觉。这几天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睡得格外舒爽。
至于因为这个举动错过了女友的消息就是另一回事了……

黄少天猜得八九不离十,这位损友是在逗他。店主先生看到回话笑了,手机揣进兜里,起身去把几盆花搬到屋里花架上。
喻文州相信小金毛是真的上学去了。他是不会骗人的,说什么做什么,至于会不会又脑子一抽去干别的,就不知道了。早上包荣兴没有来,下午也没有。傍晚的时候下起雨,店里没有人。喻文州决定提前下班给自己放个假。
店主先生站在门口,哼着哆啦A梦的主题曲,翻转门上挂着的木牌,把向日葵翻到反面。关门时间是酣睡的蓝紫色风信子。
天色暗下来,灯光亮起来,雨丝淅淅沥沥,眼里的世界就像老旧电视里的画面。喻文州撑着白柄的透明塑料小伞,拎着一袋子早上在小超市买的面纸零食水果走过斑马线。
人流被雨水冲刷得稀疏,他爱挑这种时候出来逛,在书店晃一晃或者去咖啡馆坐下吃块提拉米苏都是不错的选择,在路上走走也好。
在这个城市住了好几年,他知道怎么在水泥地上扎根生长。

包荣兴是那个小金毛的名字,金毛拍拍胸脯豪爽地让喻文州喊他包子,喊喻文州则是一口一个老板,不知道算不算嘴甜。这几天包子小朋友天天踩点准时到他店里来占空间,晃啊晃,拿他书柜里的漫画看,乍然少了这只大型犬倒显得店里空落落的。
这小孩顶着个杀马特头,天天不上学,言行稀奇古怪,怎么看怎么让人敬而远之,喻文州却不大在意这些。他泡了自己做的柠檬柚子端来请客人喝,看见这人总在看哆啦A梦还有点逗趣地把店里的音乐改成“我有一支仙女棒”。包子随着音乐节奏抖腿和前后摇晃。他问老板你是不是喜欢仙女棒。喻文州吸了一口酸甜的茶,笑说是呀我喜欢。
他喜欢柠檬柚子泡水,喜欢蛋包饭,喜欢白切鸡,喜欢包子,喜欢蛋糕,喜欢多啦A梦。
少年大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喻文州走过一家小发廊,看见花柱映亮了门口大大的洗剪吹海报。他微笑起来,决定回家自己做蛋包饭吃。

 

他还记得念大学的时候他提着伞走出寝室,黄少天说喻文州你啊你啊。

喻文州你啊你啊其实真的是个奇怪的人啊。

 

8.
浑身湿透一头血的包荣兴在和喻文州公寓隔了一条街远的地方被捡到了。饶是喻文州也被他吓了一跳,差点没认出这个家伙,还以为误入了黑帮火并现场。
高个子男生长手长脚,裹着浴巾窝在喻文州家小厕所的马桶上,有点委屈的样子。喻文州让包子把黑乎乎的发圈拽了,脑袋摁进浴缸冲过一遍,再叫他坐好,撩开湿哒哒的头发凑近了端详他头上的伤。
还好只是擦伤和磕碰,主要是蹭掉了一块皮,伤口有点大,雨水一浇一头都是血水显得特别可怕,其实没大事。喻文州家里有应急医药箱,还能应付。他蹲着研究的时候包子探头过来,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一脸好奇,就像没见过这些东西似的。
“你会给自己处理伤口吗?”喻文州问。
包子摇头,想了想又说:“老板娘会,可是她每次都一边包扎一边揍我,老大跟我说没事别找打,就没找过她了。”
你老大的意思大概是没事别去打架惹事。
“老板娘?”喻文州眨眨眼。
“兴欣网吧的老板娘!人可好了,就是特凶!我给她看场子,包吃包住!”包子一脸得意。

隔了一条街的兴欣网吧里,陈果打了个喷嚏,把自己打醒了。她觉得今天哪里不对,好像是网吧里突然安静了一半。老板娘登时醍醐灌顶,伸头喊:“叶修!叶修!包子人呢!?他跑哪儿去了?今天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网管大大端着泡面睡眼惺忪一脸淡定:“他不是去上学了吗?”
“……哈??!”世界要毁灭了?今天早上的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的吗?

喻文州住的公寓里没有餐厅,他在狭窄的厨房里架了个小桌子,端上两盘蛋包饭。包子头发吹干了脑袋上缠着绷带——喻文州给他吹的——裹着浴巾——喻文州的衣服他穿不下——坐下开开心心拿起勺子,切开蛋衣之前却迟疑了两秒,歪头盯着看了会儿,才下勺。
“你不喜欢吃这个?”喻文州咬了一下勺子,问。
“不是。”包子一脸郑重,“我怕我吃得太快听不到它说话。”
喻文州闷笑。他能想象得出那个画面——大男生弯腰拿了可乐,左右看看鬼鬼祟祟地拍拍自动贩售机;下车的时候和公交车说拜拜,被无情地溅了一身水;和狗狗打招呼,对方愤怒龇牙。
“那如果蛋包饭和你说话,求你不要吃它呢?”喻文州逗他,下巴搁在支着勺子的手上。
包子难得地思考了一会儿,认真地说,“我可以剩一点点。”
标准答案。

“你会和蛋包饭说话吗?”包子吧唧吧唧嚼着饭,咽下去之后问喻文州。
“……不太会。不过我有的时候会和吊兰说话。”喻文州打趣,“在蛋包饭只能和自己对话的前提下,也许不少人都是想和蛋包饭聊聊天的呢。”
“为什么?”包子一脸奇怪:“老板你认识这样的人吗?没有人和他们说话?”
“也不是,只是有些话想说出来,但是只能告诉蛋包饭不能告诉人。”喻文州拿不准包子听不听得懂,但不是很介意。
“好奇怪。”包子评价。
喻文州笑:“你有朋友可以说话吗?要是有为什么愿意和蛋包饭聊天呢?”
“因为蛋包饭没人聊天啊,会很无聊,我勉为其难当他们老大听听他们说话。”包子伸了个懒腰,浴巾滑下来,“有没有觉得我特别伟大!”
“……小心感冒。”喻文州弯了眼角,拍拍包子的头,站起来收拾碗盘:“回客厅吧,开了暖气。”
“好!”包荣兴声音响亮元气满满,站起来就要往厨房外面走,走了一半却又倒退回来,拍拍自己的脑袋,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喻文州背对着他把碗放进洗手池,拧开水龙头。他鬼鬼祟祟凑过去,探头探脑。
“怎么了?”喻文州没回头。水声哗啦啦啦。
“那啥……”流氓挠挠头,非常直接地问了出来:“老板,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水声停了。喻文州转过身,挑眉。小流氓撑着洗手池微微弯腰,长发披散下来,水珠顺着肌肉线条滑落,腰上刺青若隐若现,精瘦结实的年轻躯体散发出的热度似乎隔空都能感觉到……啊,果然是年轻人。某人发出了非常老大爷的感慨。

“为什么总是到我店里来坐着?”喻文州歪头问。
包子天真地跟着歪头。因为每次他到别人店里这么坐着就会有人过来问他他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哪个学校的。

……还挺有逻辑的。

 

9.

四季轮转,叶子生了又落,人形馆里门口的花换了几拨,这几天三色堇、虎刺梅和长寿花开得红红火火。

春节期间大街上动不动开枪放炮地干上一架,留下一地惨烈的血红。喻文州开门头日里和包荣兴扫了半天爆竹纸。黄少天赖在被窝里批判他闲着没事开店开那么早干什么,快递都没上班。

我不用回老家跟亲戚吃饭被催婚催生小孩问成绩问工资啊,好无聊的,只能去玩娃娃。喻文州说。

黄少天说你绝对是个假喻文州对吧真喻文州被那个包子吃掉了对吧?!你真名其实是喻三岁对吧?!

挂断电话没二十分钟,黄少天发了个红包给喻文州,两块一毛,多了没有。

 

这天包荣兴一整天不见人影,据说是去给他老板娘和老大拜年了,听起来倒像是去跟他老板娘和老大要压岁钱了。

喻文州今天还是提前下班。冬天天黑得早,晚上太冷,还有晚饭要做。他穿了件白色羽绒服,戴了条粉色的毛茸茸的兔子围巾,刚刚把店门锁上就听见那个大包子喊他的声音,回头被闪瞎了眼。

 

包荣兴像只大兔子蹦蹦跳跳,双手挥舞着两把手持烟花跑过来。他蹦跶到喻文州面前,把烟花往喻文州眼皮子底下一塞:“仙女棒!老板生日快乐!”他咻地一蹦,转过身,帽子里插了一兜。

……你这么蹦居然都没掉完……

喻文州接过包荣兴手里的仙女棒,眉眼舒展开,唇角轻盈地上扬:“哆啦A梦的口袋在脑袋后面吗?”

“啊啊,我忘了。”包子有点懊丧地拍头,转眼又欢欢喜喜地道,“不管他啦,回去吃蛋糕好不好!?我在蛋糕上也插了仙女棒!”

“……”喻文州沉默了两秒钟,又恢复了笑容,说:“好。”

包子抖了抖,大概是因为今天天气太冷了吧。

 

路灯亮着,空气里还有淡淡的火药味,爆竹纸被风吹得刷啦啦地响。两个人在路上一前一后地走着,包子大长腿走得快,总是一下跑到前面去,他又会倒退回来,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地折腾,一时呱啦呱啦地跟喻文州讲话,一时又突然安静下来打量着周围。

街上黑漆漆的有点恐怖,但所有可怖的怪影在他的眼睛里都只是短暂掠过的风景,那些影子一下就被大步流星的少年甩在后面。

喻文州拿着仙女棒在空中画着无意义的图案。他突然喊了一声包子,包荣兴停下来回头望着他。喻文州对他说:“仙女棒的光是冷的哦,可以摸,你看。”

喻文州伸手抓了一把,星星噼里啪啦地碎在他的掌心里。

碎掉的星星从指缝里漏出来,干干净净地落进少年睁大的眼睛。


10.
没有话不可以对别人讲、只可以对蛋包饭讲,但是有句话,只能对你讲。

 

-END- 

 

感谢阅读。

【关于本文】

a.优质仙女棒的光是低温确实可以摸,然而真的不建议作死去摸,谁知道你遇到的是罗辑还是包子(滑稽)

b.当知道包子把仙女棒插在蛋糕上的时候喻文州脑内水瓶座的天性和食物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念产生了激烈冲突……

c.阅读本文的时候可能会发现很多东西没有讲出来,比如各种来龙去脉xxx,只是觉得这样一篇文大家本来就当个相声看的,很多东西就不要写了,存在作者的脑子里就好。所以有些空白的没交代的部分大家就自行脑补吧,开心就好xxx!

 

下个时间点还是鹅。嘎。

评论(9)
热度(26)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