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喻文州生贺24h花式吃鱼活动,17:00

作者眼x编辑鱼 
“王杰希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写一次神经病的王和正经的鱼。

 

****

太阳一步一步朝着人头顶爬,阳光逐渐由清晨的柔和变得炙热起来。
穿着白T的喻文州像个小孩子一样抱膝坐在长椅上,咬着酸奶吸管,看着手机。
他左臂上挽着狗绳,柯基乖乖地贴着主人的裤腿和他并排坐,一块刚出炉的新鲜面包一样温暖柔软。它偶尔被飞过的蝴蝶吸引去注意力,扭过头去,再回过头来,有些不安定地期待地摇着尾巴。
然而他的主人正在忙。

“离ddl还有十天。”对面冷冰冰地回复。
这个语气相当不正常,换成以前这人应该会说些我正在忙着拯救世界什么的吧。
“我跟你要的不是文,是大纲,我们之前说好了,后二十章的大纲。”喻文州提醒他。
“我不喜欢写大纲。”
“我十点半的时候到你家来,带着豆汁。”
柯基耳朵动了动,抬头望主人,瞪着溜圆乌黑的大眼睛,伸出舌头兴奋地傻笑。喻文州顺手咔嚓一张传过去。
某人微妙地沉默许久,回:“你是打算用一条柯基威胁别人吗,喻文州?”
“我打算用一条柯基威胁你。”喻文州说,“我看见你的动态了,你的猫送去宠物店了吧?不要妄想它能保护你,王杰希。”
“……”
“顺便说一句,我在你楼下。”


喻文州敲出“你已经两个月没”,想了想,又删掉了,有些话也许还是当面和那个人说清楚为好。编辑大人看了看时间,正准备伸伸腿站起来,王杰希的回复猛地蹦了出来。
“我在车站。我要去xxx。”

“……”

编辑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该在去车站的路上顺便买一把刀。他能捅得死这位创世的伟大作者吗?管他呢,总之见了面他一定要捅捅看。在脑内狠扎那个大小眼的火柴人的同时,喻文州已经拽着豆汁的狗绳奔跑了起来。


在喻文州的世界里,有这样一个群体。
他们的系统最容易崩溃,病毒木马三天两头在电脑里尬舞;他们的QQ形同虚设,手机信号飘忽得如同挂在风筝上;他们跟胃每年分手三十八次,他们的恋人每年出血一百三十八次;他们有天天让他们帮忙装灯泡的爹妈,有要么需要他们打架要么需要他们保释的朋友。
这个群体叫作者。

喻文州作为一个编辑,入行以来的丰功伟绩三天三夜也数不完。他可以从偌大的B市里把恶名昭彰的君莫笑挖出来,摁在电脑面前;他也曾柔情似水地说服了夜雨声烦让他不要爆字、按时交出稿子,而不是延续苦逼编辑站在印刷厂流水线旁边校对的传统。
业界传说喻文州半年前接到了一个新活儿,这成为了他职业生涯里的最大挑战。


“他发病的时候要顺着他说。”王不留行的前任责编给喻文州交代注意事项。
喻文州:“王不留行老师生病了?”
前辈:“中二病。”
喻文州:“……哦。”
前辈:“不过也不能完全不留神。他说要对世界负责所以不能草率行事之类的话的时候要警惕,这时候得做好上门要稿子的准备。”
喻文州:“好。”
前辈:“去他家的时候带着你养的狗去逼他写稿。”
喻文州:“前辈……”
前辈:“啥?”
喻文州:“我养的是柯基。”
前辈:“没关系,是狗就行,大型犬还怕伤人呢。你也不用回回带着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带过去就好,以后可以寄放在他家楼下邻居家里以备不时之需。我马上给你个电话号码,你跟人家老太太套套近乎,她到时候能帮你抓人。”
“……好的。”
“还有,王不留行如果说要出门旅游,天涯海角都要追过去,”前辈严肃地说,“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喻文州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可能不会对君莫笑那么凶狠了。
 
前辈万般叮嘱,可惜百密一疏,光提醒了他王老师怕狗,却没告诉喻文州王老师家里养了猫——喻文州猫毛过敏,而且从小被猫嫌弃,左手手腕上现在还留着疤,导致他看见喵星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好萌好想撸,而是头皮发麻。
第一次会面简直不想回忆。抱着猫来开门的男人和牵着狗的喻文州同时下意识往后跳了一步,惊恐万分地瞪着对方,仿佛开门看见快递小哥手持西瓜刀。空气顿时凝固。
过了几秒钟,两人都恢复了理智。喻文州想说放下猫我们还能好好说话,却张不开口。一人抱猫一人牵狗陷入僵持。王不留行老师善解人意地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男人“砰”地甩上了门。
“……”
喻文州面对冰冷的防盗门,深吸了一口气。他在心里画了一个火柴人,但不知道该把这一笔账记在前辈身上,还是记在居然听了前辈话的自己身上。生病的大概不是王不留行老师吧。

王不留行最后还是给喻文州开了门。无辜的猫狗一个被送到楼下照看,一个被关在卧室里、忿忿不平地挠门。这个男人相貌很端正,是喻文州欣赏的那种好看,除了眼睛不大协调长得不对称之外哪里都好,但是有了这么一个不愉快的相识过程之后两人之间气氛微妙。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强忍着对方诡异的眼神从包里拿出合约。
王不留行阅读速度偏快,指尖纸页摩挲沙沙作响。他签字时袖口里滑出檀木佛珠手串,腕上淡淡的疤痕若隐若现。喻文州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但还没琢磨出这股异样是什么,男人就盖上了笔盖。交到他手里的纸上留下了略显潦草但骨架清瘦遒劲的“王杰希”三个字。
喻文州心里的天平颤了一下,轻微地歪了一些。他在玄关扶着墙穿鞋准备告辞的时候不由得反思自己是否被前辈的激烈反应给传染了,显得过于如临大敌了。
“索克萨尔?”他听见王杰希如是说。喻文州站稳了,微笑抬头:“老师您……”
王杰希拉开卧室门:“出来,豆汁。”圆滚滚的猫咪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直地向喻文州窜了过来。
喻文州无懈可击的笑容裂开了一条缝。

他心里那个火柴人的脸上从此多了一对大小眼。


王不留行是一个难缠的对手。总的来说,喻文州并不打算把自己的作者看作敌人,但是和王杰希交锋数日之后他就放弃了自己的基本人设。
编辑要了解自己的作者。喻文州秉持着这个观念,曾经数次完美地完成工作。君莫笑总是在拖稿,所以必须时刻关注他的行踪,并在截稿日前几天就做好打硬仗的准备,抓住这个人摁在电脑面前。夜雨声烦则从来没有因为不写拖过稿,他的问题只是总是在写、总是在修,你只要把稿子从他手里抢出来,然后挂断电话拒绝和他联系直到杂志被机器吐出来即可。
而王不留行大大,王杰希先生,是个谜。
你永远不知道他是会提前交稿,还是会人间蒸发。就算他交了稿子,在仔细阅读确认这个作者没有作妖之前都不可以掉以轻心。王杰希第一次交稿提前了五天左右。拿到稿子后喻文州翻了翻文档,随着阅读逐渐陷入缄默。他用力戳开王杰希那个常年黑白仿佛无声宣告本喵已死有事烧纸的头像,拜托他的作者不要在第一章就把女主角写死。
王不留行大大漫不经心,说之后让她复活好了,什么,你说这是现代都市不可以搞玄幻,那就换个女主角好了。
请老师按大纲写稿。喻文州说。还有,后半部分和稿子无关的是什么?
王杰希答:柯基杀手的故事。
喻文州看了一眼躺在脚边人畜无害地打瞌睡的豆汁,手指抽搐了两下。他试图缓和语气:和稿子无关的东西老师就不必发给我了。
可以。王杰希秒回。那你把你的狗的名字改了,不然没稿。
凭什么是我的狗改名字?!你为什么不给你的猫改名字?!编辑深吸了一口气。好,我看,老师快去写稿吧。句末带了个微笑的表情符号,其中万千险恶。老师浑然不觉,冷酷补充:我要repo。

喻文州当晚就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变成了鱼缸里的一条锦鲤,一只大小眼的黑猫蹲在鱼缸面前,爪子伸进水里搅来搅去。喻文州觉得自己浑身鱼鳞都快要竖起来了,无法呼吸,半死不活地猛地一挺,醒了过来。

 

墙上挂着的淡蓝色的鱼形时钟滴滴答答,喻文州撑着床起身,眨巴了半天眼,看清是凌晨三点。他捂着脸,无奈地笑出声,干脆爬起来喝水。躺回去的时候拿了kindle,打开王杰希发给他的柯基杀手,像个小孩一样趴在床上看起来。

柯基杀手养了一只柯基,他总是利用可爱的狗狗打消人们的警戒心,其实那只柯基经受过专门的训练……

一天后王杰希收到了喻文州的repo,和柯基杀手第二章。


-TBC-

 下一位@陌小殊 

这是个神经病的故事 希望看到这里的各位做好心理准备迎接之后的神转折

真诚地希望不要有中上 中中 中中下 这种东西

评论(3)
热度(52)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