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随笔

***

讲个故事。

我初中时班上有两个女生,A爱翘课成绩差,B家境贫困而且智商似乎有缺陷。
人类作为社会性动物有排斥异类的本能,她们两个被貌似理所当然地被排除在外。初一下学期的时候老师突发奇想让所有人自己选择同桌,B本来就自己坐,而A被所有人拒绝了,甚至老师问大家有没有愿意和她坐,都没有人吭声。
我在这片寂静中举起了手。

我过去十三年里,没有像这样,体会到一片寂静里交织的天真的冷漠。
还没走出中二期的我懂得不多,考虑得不多,只是在这片寂静中感觉到无法自制的愤怒。
我当时举手是为了帮助A,还是倔脾气被激上来要和“恶势力”做斗争呢?我不知道。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同学并不是坏人。他们没有恶意,只是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甚至知道自己是错的,因为他们从没为这件事排斥过我,还觉得我很厉害。但他们就是站在那条线后面看着,永远不走过来。
如果换个人讲这个故事,也许是我和A成为生死之交,她为我多来学校,慢慢成绩变好,也和同学成为了朋友,但是生活没有那么多波折,有的只是一步步顺着斜坡沉入静水。
她没有因我而改变,我也没有苦苦坚持、打动她、让她获得新生。她十分珍惜我俩的关系,但是我们朋友不同兴趣不同,最后总是陷入无话可说的境地。
她最后一次跟我说话是在中考结束之后的毕业典礼上。她中考前三个月都没有来学校,这天穿了一条纱质的长裙,拉着我上天台聊天。她解下腰上装饰用的绸带,绕在手指上玩上面缀的花,鼻音很重地说她和男朋友做了,没有保护措施,有点担心。你好久没和我说话,没找我玩了,暑假有空我请你喝奶茶吧。
我眨眨眼,说好。
突然心里很难过。
这是个很单纯的姑娘,单纯到傻气。她的父母不太管她,照顾她的只有爷爷。谁带她玩,她喜欢谁,对谁好。懒,连抽屉都不收拾,不爱想复杂的问题,总是做在我看来傻乎乎又非主流的事,比如把男朋友名字首字母用小刀刻在手臂上,我故意戳那些泛白的痕迹骂她作死时还会可怜兮兮地叫痛。
我和我的同学们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我还是看不起她、否定她的,从我想主持正义那一刻起我就比任何人更低劣了。
而更让我难过的是,她自己也认为自己无可救药,而且依然因为我给她的一点点的好,感激着我。

我不断反思,不断质疑,不断推翻,自我矛盾,裹足不前,就这样,慢慢长大了。

寒假时回家,和同城娃娘面基。聚会结束之后我拎着我儿子的箱子往回走。一个女孩子骑着电动三轮车从我身边掠过。她喊了什么,我没听懂,只是下意识回头。她放慢了车速,扒下掩着嘴的红围巾——在那之前我几乎以为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回头绽出微笑。
我觉得她眼熟,但想不起来她是谁,走出好远才猛然一惊。
是B。

这一下打开了记忆的闸阀,关于她的事一件一件想了起来。
不比做过我同桌的A,我对B印象不深,只记得有段时间她突然对我热络起来,经常塞给我一块糖,递给我一包纸巾,结结巴巴口齿不清地和我说话。左思右想大概是因为之前一群男生围着她奚落她的时候我恰好路过,粗暴地把他们几脚踹得一哄而散,抢过她的作业本还她。
真想问问她,时隔多年后你给我的笑容是纯粹因为我们是老同学呢,还是因为我站出来帮过你呢?我没改变你的人生,但是至少让你觉得开心过吧。这样我算不算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呢?

我一个人在路边走着,脚尖踢着石子。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
绿灯亮了。


有一个已经离开我的人对我说,你不要总是否定过去的自己。
这句话有多沉重,我到现在还在体会。小时候的我有多勇敢,现在的我就有多怯懦。为人为文,接受自己都是一件难事。知而无畏,我离这个境界还太远。
15年国庆节我开了这个lo,至今也写了一些文字,同样控制不住自己锁了一些早期的文,时不时自我怀疑的矛盾中度过。
困难的地方在于,为人的方面我可以根据现实慢慢想通,而写文却没有人给我一个答案。我觉得自己的作品要文笔没文笔要剧情没剧情,实在是一坨渣,但是它也是一坨我花了好长时间捏出来的渣,完全否定它又舍不得。

一群小鹅球在油锅上尖叫着蹦哒。

前几天长安也和我谈过这件事,问我怎么办呢,要怎么才能摆脱这种痛苦呢。我想了想,不太确定地说,只有努力写得更好了。
这是个扯淡的回答,因为谁都想写好,可很少有人能做到。
然而似乎又确实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人的痛苦总是源于无能为力。
你看,我没法改变别人的人生,自以为是,肚子里没有两点墨水,文写得也不怎么样,这样一个糟糕的我,自己也是忍不住从心底去怀疑的。但是我不能停下,毕竟老虚说过,世上的事如若放着不管,一定会朝着坏的方向发展。而人类就是这样一个会为了可能性去拼搏的物种啊。
最近喜欢上一个日本的演员生田斗真。b站某个up主为他剪了一个2017年应援视频,叫做“斗志与真心”。
大概这就是今后我要保持的东西。

斗志不减,真心不改。

现在想起来,如果让我回到那个初中课堂,老师问有没有人愿意和A做同桌,我还会举手吗?
我觉得会。
我还是会为了我看不惯的事站出来,我还是会选择写下那些故事,无论重来多少次,我都会继续做这些事,经历这些痛苦。
这是我的必经之路。

越明川
2017.2

评论(19)
热度(44)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