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1

 

怕被棠打洗,起了个稍微正经的名字,真实标题是《这踏马又是个相声》 

五月相声月,大家多担待(屁)

 

喻文州:……

王杰希:……

喻文州:呃……这上面写着……我泡脚盆的牌子……你还记得吗?

王杰希:硬广拒。

喻文州:说起这个,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始和我一起泡脚了。

王杰希:挺久的了,搬到双阳之后吧,大概有五六年。那次喝高了回来你给我打的热水,感觉还好,泡一下脚再睡确实比较舒服。

喻文州:设分公司那会儿?那阵子应酬多,你喝得挺凶。之前让你和我一起泡脚你还懒得折腾。

王杰希:我懒?

喻文州:……咳。

王杰希:你现在在总局,应酬也不少,注意点。

喻文州:到了这个年纪人都会控制的。我以前身体不好,一直注意保养着,这几年倒是还好。

王杰希:老中医。

喻文州:王总裁周日有没有空跟老中医去拿个药吃个饭?

王杰希:跟你可以,黄作家计时收费。

喻文州:免费配额用完了?

王杰希:今年吃饭服务员一次都没抽到过他的卡,闪避buff有点明显了。他好歹算个畅销书作家。

喻文州:又不是让王总一个人付钱。

王杰希:你的我的有区别?

喻文州:唔……那现在在b市的还有谁?

王杰希:叶修不在?

喻文州:难得你会想起来叫他。叶教练休年假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不发朋友圈,要是没出去玩大概就是去了h市那边,兴欣这几年有点青黄不接,他还是在意的。

王杰希:兴欣那个新队长还行。

喻文州:你现在还看荣耀?

王杰希:偶尔。我现在做这个各种游戏都要看的……你笑什么?

喻文州:嗯~就是在想这些年时间越过越快了

王杰希:是吗。

喻文州:不是吗?十几岁的时候时间是按星期算的,现在都是按年算了。现在想起来退役也快十年了……你又笑什么?

王杰希:小事儿……你刚到b市那会儿。

喻文州:什么?

王杰希:刚到b市那会儿你总给我打电话来着。

喻文州:嗯,是有那么回事……

王杰希:有次你打电话问我罗勒做什么用的。

喻文州:……

王杰希:为什么你会先买了食材再想要做什么?

喻文州:呃……

王杰希:搞得我还一直以为你不会做饭,老想着你肠胃会不会吃出毛病。

喻文州:你为什么会记得这个?

王杰希:那会儿我喜欢你啊。

喻文州:唔……大概因为我那会儿也……

王杰希:大概?

喻文州:说不清楚。要是我来北京那会儿你没有打电话给我主动要接机,应该我也不会总想到打电话给你。

王杰希:我会打给你的。

喻文州:什么时候开始的?第一届世邀赛?

王杰希:嗯。你也是?

喻文州:差不多……有点奇怪,明明已经认识好久了。总感觉错过了很多机会,看上去其实可以更早?

王杰希:那时候见面的机会不多,要考虑的事很多。

喻文州:是吧,那时候只想着荣耀,毕竟只有那几年时间,光算着自己还能待多久,能拿几个冠军。

王杰希:你有这个困扰?

喻文州:我觉得我们今年吃饭都别喊上叶修好了

王杰希:没有世邀赛,也会有别的机会的。不过世邀赛实现了我一个愿望。

喻文州:什么?

王杰希:和你同队。……你什么表情?

喻文州:我发现王队这操心的习惯还真不是因为微草,是天生的。你还没出道就想着挖我们蓝雨墙角了?

王杰希:遇见你那天我就在考虑那件事了,知道你要在蓝雨出道是有点可惜的,我那时候确实觉得我们可以做最好的队友。

喻文州:可惜没做成最好的队友,成了对手。

王杰希:这倒不可惜,当对手也是最好的对手

喻文州:我有时候……

王杰希:嗯?

喻文州:真的很多年了,回想那时候的事都是零零碎碎地想起来一点。还记得世邀赛那会儿,好像是从在训练中心开始,每天吃过晚饭我们俩都会一起出去走走。这当初是怎么回事?

王杰希:……

喻文州:……记不起来了。

王杰希:有饭后散步习惯的是我。

喻文州:最开始你应该不会主动叫我吧。

王杰希:说不准,你那段时间脸色一直不好。

喻文州:也许是在走廊里碰上了,聊了几句,就一起去透透气。

王杰希:可能。

喻文州:对了,我脸色不好有那么明显?

王杰希:不明显,你总是不明显。

喻文州:但你看得出来。

王杰希:毕竟当了那么多年对手。

喻文州:我那时候一定是很喜欢跟你一起散步的。

王杰希: 爸爸的感觉?

喻文州:王杰希你学坏了。

王杰希:不然呢?

喻文州:……天塌下来有比我高的人撑着的感觉?不,应该是天不可能塌的感觉吧。

王杰希:有点想看黄少天听到前一句的表情。

喻文州:他其实没那么在乎这事儿,就是老有人跟他提,秋葵也是。头几年做解说的时候还有观众在弹幕里刷,少天说他恨不得穿越回接受采访那一天把自己的嘴堵上。

王杰希:他现在吃秋葵了吧。

喻文州:鹿鹿问他爸爸为什么不吃秋葵,然后他就崩溃了……不知道孩子在哪儿听说的。

王杰希:鹿鹿现在几年级?

喻文州:三年级吧。一转眼也大了。

王杰希:是快。

喻文州:你现在和小高他们还联系吗?

王杰希:逢年过节发个短信。他退役之后去读了成人大学,现在在做什么不清楚。他脾气就这样,不可能像卢瀚文一样想起来就打个电话过来聊天。

喻文州:瀚文性格的确比小高活泼些,不过这两年联络得也少了,毕竟不是一班人,老蓝雨这帮人都难得一聚,何况跟他们,希望各自过得好就是了。

王杰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喻文州:道理是这样的,都知道,只是终究有点舍不得。打荣耀那几年像梦一样,离开之后也醒了。

王杰希:好歹做过梦,比许多人强得多了。

喻文州:照这样算也没错,有幸和你一起做过梦。

王杰希:有时候这样聊聊也挺好的,能听到点以前你没说过的话。

喻文州:我们这几年是不是一直没说太多了?

王杰希:这么多年架都不吵了,有什么可说的。

喻文州:我们吵架都是为了什么吵的?

王杰希:不记得了,谁记那个。

喻文州:反正我们吵架的时候都是互相不理。

王杰希:差不多吧,把气理顺了再谈。

喻文州:然后就没事了。

王杰希:能有什么事儿。

喻文州:你凑过来点……这边有根白头发,要拔么?

王杰希:你拔吧。

喻文州:痛不痛?

王杰希:还成。

喻文州:啊……

王杰希:怎么?

喻文州:我妈说白头发拔一根长十根。

王杰希:……

喻文州:逗你玩——儿的。

王杰希:你别说儿化音了,在b市再住十年再说。

喻文州:看来我还能在这屋里住十年呢。

王杰希:你想住多久住多久,就怕你想往外跑。

喻文州:这也算我的诸多毛病之一?

王杰希:对。

喻文州:你跟少天其实是很有共同话题的吧。

王杰希:他发你牢骚说你让人操心的语气挺好玩儿的。

喻文州:有机会录一个给我。

王杰希:这次过去你吃饱了就装醉,亲耳听。

喻文州:好。

王杰希:人都是这样的,离得远了就觉得只是好,近了才看得见毛病,没近到看见毛病也谈不上真喜欢。再说我也不是没毛病的,彼此彼此,过不下去早散了。

喻文州:杰希。

王杰希:嗯?

喻文州:我没打算在总局待到退休。

王杰希:我知道。

喻文州:真的走了,我应该会出去逛一逛看一看。

王杰希:这个你也提过。

喻文州:你反应还真平淡。

王杰希:我陪你去。

喻文州:小张会在你办公室上吊吧?

王杰希:肯定是把事情处理完再去。我本来就挺想出去走走的,也呆了这么多年了,钱够花,就算不做下去也没什么。

喻文州:你之前说得挺对的。

王杰希:哪个?

喻文州:没有世邀赛这个机会,我们也未必碰不上。比如……我出去旅游的时候说不定就能碰上。

王杰希:没那么晚,你遛狗的时候没准就能遇到我。

喻文州:或者地铁上?

王杰希:下雨的时候借伞借到。

喻文州:王总裁是准备旅游回来投资影视业?

王杰希:你当电影主角我就投。

喻文州:编剧找少天。

王杰希:导演找士谦。还需要什么人?

喻文州: 监制?摄影?我觉得我们蓝雨可以包。

王杰希:微草也可以。

喻文州:找叶神他肯定能把沐橙他们都拉来。

王杰希:你想再来一个黄金一代?

喻文州:想再做一次梦。

王杰希:好。

喻文州:嗯~几点了?

王杰希:饿了?

喻文州:有一点。

王杰希:也到点儿了。我去厨房,你把冰箱里菜拿一下。

喻文州:好。

 

Four things come not back: the spoken word, the sped arrow, the past life, and the neglected opportunity,

世上有四样东西无法挽回:出口的话语,射出的箭矢,逝去的岁月,和错失的机遇。

 

-END-

 

【一些话】

王喻住的小区名字从网上随便搜了一个。老王开了个游戏相关的公司。文州去了联盟,一路往上做。

黄少布吉岛跟谁结婚的,请黄粉自行认领夫人位置和你们的女儿。

小张是杜撰的人物,大概就是老王的助理,这样。

 

写文的时候常常就是两个人在我脑子里呱啦呱啦瞎扯淡,这次终于把他们的瞎扯淡写出来了,其实也不全,感觉他们能就这么一直聊下去。

four things come not back说的是各种错失和遗憾,这就是生活。喻文州和王杰希都是有大遗憾却又万分精彩的人。就像王杰希在谈话里说的,就算错失某个机遇,生活里依然会发生美好的事,他就是这样笃定的。

希望读到这个相声的你也是如此。

评论(13)
热度(92)

金黄酥脆企鹅球

cn越明川。MX girls 天团成员。
喻文州中心,也有别的。
不务正业中。

禁止站内一键转载。

© 金黄酥脆企鹅球 / Powered by LOFTER